关灯 字号:小

第1168章 难言之隐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如今唐军正在进行北伐前的整编。
    庆功、赏赐、升迁、调度,以及伤员的疗养和战前的休假等等,忙得不可开交。
    生力军被调往前线,而在西北苦战过的伤兵、疲兵便被调回关中休养。
    其中永兴军是骑兵,随御驾守过潼关之后又随御驾回长安休整,驻扎在城东大营休整。
    这日,陆小酉一身便服,出了大营,策马向城中而去,神色有些落寞。
    如今军中气氛,要么是沉浸在大胜的欢庆中,要么是悲伤于战友的牺牲,要么是踌躇满志于之后的北伐。陆小酉之前也是如此,少有这种落寞的表情。
    “将军,到了。”
    听到这一声唤,陆小酉回过神来,严肃了脸色,抬头看去,眼前正是如今为了北伐刚刚设置的总督天下兵马衙门。
    这衙门近几日才收拾好,还有人在往里成箱成箱地搬各种籍册,人员进进出出。
    据说昨日天子在朝堂上拟订任命张珏为北伐军总元帅,张珏如今却还没有归还长安。
    总之万事尹始,正是最忙碌的时候。
    但陆小酉是个只知道上阵杀敌的,且身上伤势未愈,又告了半个月的假,站在这里便显得有些清闲。
    “陆将军。”
    陆小酉转头看去,却见是李曾伯的儿子李杓,连忙唤道:“李相公。”
    “陆将军不是告假了吗?这次大胜升官,是想衣锦还乡回去探望家中父母?”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陛下赐了我长安的院子,我已经请人去接我娘过来了……”
    陆小酉说到一半,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炫耀一样,挠了挠头,后面的话都不知怎么说,只好道:“听说张大帅今天回来?”
    “张帅已经在见陛下了。陆将军亲历贺兰山之战,知西北战事艰难,其实秦直道那一路也是战得激烈。今早张元帅就在向陛下细禀。”
    说到战事,陆小酉便听得十分认真。
    “张帅撤出九原城、渡过黄河之后,元军大同路的都元帅按竺迩就从东面追上了。一路追击张元帅到延安府,再加上山西那边阿合马偷渡黄河,而我大军已调往西北,刘帅苦守东线,张帅只能以残兵勉力支撑,壮烈啊。”
    陆小酉佩服不已,道:“我只懂得随陛下或几位元帅打仗,要是独领一路兵马,真不知要怎么打才好。”
    “多看兵书就好。”李杓道。
    相比他父亲李曾伯,李杓确实是文人习气更重些。
    陆小酉知道打仗绝不是多看兵书就行的,于是不知道该怎么聊天了,又挠了挠头。
    好在,不一会儿便陆续有将领过来,在大堂准备军议。
    如今北伐才刚开始筹备,连西北的战利品都还没完全运回来,这场军议只是诸将领见个面熟悉一下。
    武将们聚在一起,陆小酉就自然得多了,又聊了一会,见李瑕、张珏带着一众将领们过来。
    “见过陛下。”
    “不必行礼了,在这军署,凡事以北伐为先,效率为重。”
    “喏!”
    很快,诸将列队,宣读了任命张珏为北伐总元帅的旨意。
    至于祭天、檄告天下之类的,则会在出兵前正式誓师。如今则还是以效率为重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众人已围站在地图边谈起具体的方略来。
    “如今我们大捷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,包括河南的伯颜、山西的阿合马在内,诸多蒙元官员认为忽必烈已死。更重要的是诸路汉人世侯,如东平严家、太原郝家、真定史家、顺天张家,只要能让这些世侯倒戈,东路战事可顺利十倍。”
    “不错,就算忽必烈活着逃回去,也很难扭转现在的风声。”
    “臣等担心的是粮草是否足够,以及云南、四川的兵马北调之后,赵宋的反应。”
    “过几日易士英、聂仲由等云南将领会到长安述职,到时再详谈吧。”
    这种军议上,李瑕说话也随意了很多,又道:“至于粮草,必定是不足的,你们为难军需官也无用。好在西北的缴获能弥补一部分,而大军既然调出来了,硬着头皮也只能打下去。”
    张珏不由笑了笑。
    他其实还没从就任北伐总元帅的惊喜之中平静下来,脑子里根本还是懵的。
    太多事千头万绪。
    “还有西路,兴庆府这些年饱经战乱,杨文安离开时又放了一把大火,短期已经难以承担作为大军集结的前沿重镇。西路只能遣一支兵马作为配合,到时再攻河套,朕属意杨奔担此事。”
    “陛下英明。”张珏看向地图上的河套,道:“对了,还有一事。臣俘虏了一些元兵,听说我们似乎有一支兵马散落在阴山以北。”
    “何处?”
    “大概是在这一带,阴山以北的黑水河附近。”
    “汪古部的世居地,爱不花的地盘。”李瑕转头向人问道:“爱不花我们俘虏了吗?”
    “禀陛下,俘虏的名单里没有,首级里也没有。”
    “嗯,继续说吧。”
    “这些兵马兵力不多,但元军一直没能扑灭。据俘虏说,按竺迩几次向汪古部要草料,都被小股唐军骑兵劫了。元军以大军包围,他们便往更北窜了……”
    “林子,你选一些会蒙语的细作北上联络。”
    “是,陛下,只是……在草原上,细作不像是在城池里。”
    “朕知道,你尽力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一场军议之后,李瑕正移驾,忽招过陆小酉,问道:“你不是告了半个月的假吗?”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不告假了,在营中操练将士。”
    “都是伤员,你伤也还未养好。怎么?不成亲了?”
    陆小酉愣了一下,低声应道:“末将……提了亲,被拒绝了。”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    李瑕还忙,拍了拍他的肩,没多说便离开了。
    陆小酉学着旁人行礼恭送了,再次挠了挠后脑勺,感到有些丢脸。
    “嘿,呆鸡。”有人从后面撞了一下陆小酉。
    一转头,只见是刘金锁。
    “刘大哥,你随张帅回来的。”
    “没错哩,跟着张帅走这一遭,等北伐了,我就是先锋。”
    “真的?”陆小酉羡慕不已,道:“那刘大哥莫不会是第一个杀进燕京的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刘金锁一听就开心,捧腹大笑了好一会,才道:“你还没讨婆娘,多大了?”
    “快三十哩。”
    “这么老了?没看出来。”
    “我家里有两个兄弟,我娘以前没钱给我讨婆娘,后来则是太忙了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金锁十分惊讶,道:“我听说你们西北军回来,说亲的媒人能把门槛都踩破。”
    “我那个……”陆小酉再次挠头,想到王翠的身份,又不知怎么说,只好说了个新学的词语,道:“有些难言之隐。”
    刘金锁眼睛一瞪,愣了愣,却是没再多说,打了个哈哈,学着李瑕的样子,拍了拍陆小酉的肩,邀他下次饮酒。
    陆小酉觉得哪里有些奇怪,但没多想,自归了大营。
    他虽在长安有了宅院,但里面空空荡荡,还是觉得营里更舒服。
    ~~
    次日,陆小酉的母亲已抵达长安,他便仔细把身上的伤口裹了。
    他对着锃亮的盔甲看了一眼,又觉得脸上的刀疤太吓人,想了想,翻出一盒没开封的胭脂抹了一下,与黝黑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干脆又擦掉。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陆小酉在渭水码头接了冯氏。
    “孩儿哪有危险?这伤疤怎么了?大唐男儿,谁不以伤痕为荣,这都是为国建功立业的荣耀!”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没有危险就好。”
    冯氏转头见了一眼前方的繁华大城,又看看儿子身上威风凛凛的盔甲,犹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成了大将军,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虎口,还是一副傻愣的模样。
    “娘,坐马车。”
    “不坐了吧?俺想走着去。”
    “娘,你就听我的吧,啧啧,坐这大马车多舒坦。”
    “俺不坐。小酉,你哪租的,退回去。”
    “娘,这是俺们家的。”
    冯氏却坚决不坐,陆小酉没得办法,只好拖家带口地往长安城里走。
    他扶着母亲,一路看着远处的船只运送粮草,心想离出征的日子又近了一天,谁知道下一次打仗还能不能活着回来,于是心中想道:“以她的身份,该找个安稳人。”
    陆小酉又掏出一盒胭脂。
    “娘,送你的。”
    “俺要这个做甚?小酉留着讨媳妇,记得讨个壮实的,好生养……”
    这般啰里啰唆地走着,迎面走过几个相熟的媒婆。
    陆小酉一见她们就头痛,正想要躲。
    没想到这次,反而是那些媒婆们面露尴尬,互相拉了拉对方,转身往旁边的大瓦子里走掉了。
    陆小酉挠了挠头,觉得好生奇怪。
    ~~
    “方才那就是陆将军吧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“他官那么大,说成了得有不少喜钱哩。”
    “官大有什么用?他那个不行啊,所以被哪家小娘子推拒了。”
    “怪不得哩,找他说了许多次,每次都被推出来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小巷那边,迎面有个英武的女子路过,听了这些议论停下了脚步,向路口看了一眼。
    看着陆小酉的身影,她也习惯性地挠了挠头。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精灵之我只是个解说员 被糟蹋的美人 亮剑之给孔捷当警卫 办公桌上的美味上司 搞化学的不能惹 足球:国足开除,奖励远射必进卡 余安安傅南琛 二婚嫁豪门大佬,渣前夫失了控 三国:从落凤坡开始 龙王殿齐天 嘉平关纪事 818那个总是在B站UP主评论区手滑的小黄文作者 次次挨操 重生05,从不打灰开始 重生后她成了单亲辣妈 权臣的小福妻 奇观无用?我的奇观来自千古华夏 Moba:这个AD会作死,还会打狗 地球爆炸不可怕,谁不进化谁尴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