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116、犯上3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在见委托人之前,汪覆特意把楚星宁叫去了办公室。
    楚星宁刚一进去,汪覆便端起咖啡杯抿了抿,长出了一口气。
    楚星宁目光微垂,视线落在汪覆的办公桌上。
    在一堆没有整理的,杂七杂八的书面文件中,夹着一张某奢牌新款海军包的小票。
    他来上班的时候,似乎看到有人背着这款新包。
    “星宁啊,夏菡说她发给你的邮件你没有接收,微信也不回?”
    汪覆突然出声,眼神变得严厉了一些。
    夏菡是楚星宁同校的师姐,已经在读研三了,也是跟他同一时间来京达实习的。
    进来之后,楚星宁跟着rocky,夏菡则跟着汪覆。
    这次的项目,夏菡也自然也跟着参加了。
    在校期间,楚星宁跟夏菡还有些摩擦。
    夏菡曾经当过他一段时间的辅导员,楚星宁作为班长,算是和夏菡交流的多的。
    但是夏菡对这份工作不怎么上心,一直对他们爱答不理,平时也根本找不到她的影子,微信和电话都会的很迟。
    某次学校的创新奖学金申请,夏菡就忘了通知他们。
    楚星宁还是在日期截止的最后一天,从别的专业同学那里得知的。
    手忙脚乱的通知够资格的同学申请之后,他终于忍不住冲夏菡发了脾气。
    夏菡也不觉得心虚,反而把他不尊重辅导员的事写进了报告里,上报给了团委。
    后来还是法律系的同学联名在朋友圈抗议,声势闹大了,团委才严肃调查,把夏菡的辅导员给撤了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因为毕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,夏菡也没受别的惩罚。
    楚星宁回神,平静对汪覆道:“微信我回复了,邮件里发的内容并不是我的工作,所以我没做。”
    汪覆皱起了眉:“夏菡昨天发烧,让你帮忙做下工作,你就因为不是你的工作就不做了?影响进度怎么办!这份解释材料我今天就要!”
    汪覆说着,还气的拍了下桌子。
    桌子上堆杂的纸张被他拍的扑啦啦响,那张新款包的小票差点滑落到地上。
    夏菡今天刚好就在同事面前炫耀那款包。
    楚星宁面色平静,不卑不亢道:“我不知道她发烧了,而且工作没完成,您应该找夏菡吧。”
    汪覆轻笑了一声,仰身靠在椅背上,椅子被他的体重压的晃了晃,发出闷闷的摩擦声。
    “楚星宁,你现在不是跟着rocky,是跟着我。我跟rocky的风格不一样,我更注重团队精神,难道这么点小事,还需要我亲自把工作分派给你吗?”
    楚星宁眼睛微眯:“背后打小报告应该也不算是团队精神吧。”
    他直白的讽刺让汪覆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。
    但还不等汪覆开口,楚星宁又缓和道:“可能我和夏菡之间的沟通不够,才发生了今天这种事。您放心,我们私下交流一下,把这件事解决了,您就不用操心了,还是客户的事情重要。”
    汪覆毕竟是律所的高级律师,楚星宁只是个实习生,他还不想跟谁结下梁子。
    职场毕竟不是学校,不会有老师因为你学习好就护着你。
    今天只是个小小的摩擦,但职场的复杂已经初现端倪,夏菡显然比他深谙和上级交流之道。
    汪覆总算顺了点气,知道楚星宁已经示弱,便也缓和语气。
    “这次的委托人你也知道,是个当红明星,很有分量,一旦把他得罪了,对我,对律所的名声都有影响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楚星宁点点头。
    汪覆知道rocky和陈开泽都很看重楚星宁,他找楚星宁麻烦,虽然那两个人不会公然替楚星宁出头,但心里多少会对他有点微词。
    汪覆也不至于为了夏菡得罪人,所以这件事还真得点到为止。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拿到这个项目不容易。刘律去了方维,刘律在娱乐法领域是很有名气的,之前几个著名的跨国解约合同都是刘律打赢的,裴绛团队大可以找刘律去做。
    为什么最后来了我们所,还不是因为我找朋友牵的线,搭的人情?要是最后没做好,我怎么做人?”
    楚星宁继续点头,默不作声。
    汪覆说:“我不希望这些小事情影响我们团队的专业精神,马上要见委托人了,对方的经纪人也是很资深的,但得我们准备的不充分,都容易被质疑,在娱乐法方面,我们都算新人。”
    “您说的对。”楚星宁全当耳旁风听,心里则想着中午吃什么。
    汪覆还在滔滔不绝:“陈律让你来我这儿帮忙,肯定也是看中你的能力,你要在这次的项目里发挥出来懂吗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楚星宁敷衍道。
    天气这么热,他有点想吃冷面了。
    但律所附近好像没有特别好吃的韩餐,实在不行只能订外卖。
    可外卖送过来面都坨了。
    汪覆:“客户那边一听我的名字,就同意合作了,这说明我这几年的工作没有白做,我也要对得起他们的信任,肩负起为律所开辟新领域的责任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楚星宁麻木的附和。
    还是不吃冷面了,楼下日料店的寿司也不错。
    汪覆:“明天见客户的时候,记得穿的稳重一点,裴绛本人应该不会到场,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我......对律所不重视,而是他工作实在太多,毕竟是顶级流量。”
    “啊。”楚星宁心道,不出现更好,也省去了尴尬。
    汪覆终于打算放过他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    楚星宁转身就走。
    除了汪覆的办公室,他瞥了一眼夏菡的工位。
    夏菡虽然坐在电脑前,鼠标匀速摩擦桌面,仿佛在认真工作,但余光却一直在瞟他。
    楚星宁盯着她静静的看了几秒,勾唇一笑。
    夏菡紧张的收回目光,紧紧盯着电脑屏幕。
    楚星宁朝她走过去,声音淡漠道:“你昨天发烧了?微信里好像没跟我说过啊。”
    夏菡下颚抽动了一下,明显有点慌乱。
    她只想打个小报告,在汪覆面前发发牢骚,让楚星宁在汪覆面前留下个坏印象。
    但她没想到,汪覆竟然直接找楚星宁明说了。
    这不是把她给卖了吗?
    夏菡又气又急,她想不明白,汪覆这么没脑子的人是怎么拉来这种好项目的。
    夏菡沉了沉气:“我昨天确实是身体不舒服,但......”
    “但你即便说了发烧,我也是不会帮你的。”楚星宁冷冷的打断她的话。
    夏菡被楚星宁直白的厌恶给镇住了。
    她实在没想到,楚星宁连场面上的客气都不愿维持。
    可还不等她想出一句能够与之抗衡的狠话,楚星宁已经转身走了。
    夏菡一口气憋在嗓子里,难受的胸口疼。
    第二天。
    楚星宁早早来了律所。
    他穿了件比较昂贵的西装,新换了熨烫整齐的白色衬衫。
    就像汪覆说的,见委托人要很正式才行。
    对方的经纪人不是吃素的,表现的不专业很容易被pass,毕竟合同还没正式签订,只是刚有合作意向。
    但汪覆这边为表诚意,已经让他们提前把历年来维权解约的资料整理出来了,仿佛这次合作已经板上钉钉了。
    汪覆说,裴绛不会来。
    楚星宁信了。
    结果两个小时以后,律所最大的会客厅里。
    裴绛戴着口罩,翘着腿,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,一双狐狸眼狡黠明亮的望着楚星宁。
    他小腹微卷,结实的腹肌紧绷着,被遮在单薄的叠穿连帽衫下。
    连帽衫的领口开的不小,他双臂枕在脑袋下面,肩膀一张,领口被扯开,露出白皙的,没有一点瑕疵的锁骨。
    黑色工装裤包裹着两条长腿,因为屈膝的缘故,裤脚上滑一小截,他脚尖轻晃,精致的踝骨也随着颤动。
    和所有人对他的形容一致。
    裴绛是叛逆的,邪气的,懒散的,看似无辜却又让人难以靠近的。
    楚星宁呼吸一滞。
    裴绛的变化很多。
    三年过去了,他已经没有了初中生的青涩,稚嫩,唯一不变的,还是看向楚星宁那种炙热的,毫不掩饰占有欲的眼神。
    楚星宁牙齿咬向腮肉,用疼痛刺激过度敏感的神经。
    裴绛一看向他,他很难再保持冷静。
    当初分手的决绝,他知道裴绛多次联系他,但还是狠心的没有回复。
    他的性格就是这样,喜欢的真诚,了断的果决,不愿意太过复杂,来回拉锯。
    他以为一年多的相处,顶多算是青春期一次美好的意外,但还是低估了裴绛在他心里的分量。
    上大学之后,没人可以入他的眼,没人能像裴绛那样,让他一不留神的栽进去。
    裴绛很好,可惜是个骗子。
    可惜......这个骗子让他没法喜欢上别人。
    楚星宁避开裴绛的目光,站到汪覆身后。
    汪覆也很惊讶,赶紧上去跟裴绛握手。
    但裴绛始终坐在沙发上,没动地方,只是眼神扫了一眼汪覆的手心。
    他的经纪人付宁赶紧接过汪覆的手,热情的握了一下。
    “汪律师你好。”
    汪覆虽然略有尴尬,但还是很快理解了。
    因为裴绛就是这样的人。
    无法无天,无所顾忌。
    他一出道就这样,被所有人非议都没有改变过。
    从一开始大家对他的期待度就很低,但也因此十分容易原谅他的行为。
    “付先生你好,辛苦了。”
    付宁微微一笑,余光扫过楚星宁,佯装好奇道:“这位是?”
    他的话里没有“两”,即便同汪覆进来的是楚星宁和夏菡,但付宁却半点没有了解夏菡的意思。
    汪覆没有注意这点细节,立刻介绍道:“这也是负责我们这个项目的两位律师,楚星宁律师,夏菡律师。”
    夏菡礼貌的颔首,微微一笑。
    普通人见到明星,总会有点微妙的心里变化。
    更何况裴绛还不是一般明星,而是话题度极高,粉丝控遍全网的顶级流量。
    平时能这么近距离见裴绛的机会连想都不要想,要是谁胆敢上去握裴绛的手,估计都会被粉丝撕碎。
    正想着,付宁朝楚星宁伸出手:“楚律师,您好。”
    他对汪覆的称呼是“你”,却对楚星宁称“您”。
    楚星宁谦虚的躬身,跟付宁轻轻的握了一下手。
    付宁的嘴角明显控制不住的扬了起来,似乎他从一开始就等着握楚星宁手的这一下。
    裴绛低咳了一声,眼神充满威胁的看向付宁,枕在脑袋下面的胳膊也不再放松,上臂肌肉不动声色的崩了起来。
    付宁用余光看到,立刻松开了楚星宁的手。
    楚星宁:“......”
    他蹙眉看向裴绛,裴绛又换上了一副无辜的眼神。
    会客厅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。
    但汪覆还是没多想。
    毕竟楚星宁长得实在是好看,付宁作为经纪人,看到他肯定会动收揽的心思。
    而裴绛作为付宁带的唯一的一个艺人,见自己的经纪人对别人有兴趣,一定是不开心了。
    “付先生,你先坐,我们这边整理了这些年艺人解约成功的案例,您可以看看。按之前你跟我介绍的情况,裴先生维权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
    毕竟我们都知道,裴先生在加入组合之前就已经红了,是完全具有单飞的能力的。那么加入组合之后,公司并没有给到相应的资源,而是依靠他的知名度拖整个团,这点已经违背了当初合作的初中。
    但是我们有一点吃亏的是,之前的合同上,对于应给的资源并没有写的很详细。比如说这条,三部s级制作非恋爱电视剧,在s级和非恋爱这两个字眼上,都有可操作的空间。
    天耀他们自己就跟视频网站合作密切,完全可以把一部非s级的片子定为s级,那么我们除了听起来比较好听之外,并没有达到目的。
    还有非恋爱,你也知道,现在宣扬所谓兄弟情的剧里,也可以打点擦边球,完全取决于编剧怎么写,导演怎么拍,后期怎么剪辑,所以还是有陷入绯闻炒作的风险。”
    付宁叹了口气,面色变得有些凝重:“现在已经发生了这种事,所以我们才想解约维权。《乱战》这个剧,中途换了制作团队,还是爱情剧改编权谋剧,拍摄时长七个月,这明显是要在合同到期之前压榨裴裴的剩余价值。”
    汪覆连连点头:“对的对的,所以我们不管是在舆论上还是在法律上,都是占有一定优势的。但还是要问一下,裴先生这边预估的赔偿金额是多少呢?”
    “一个亿。”付宁淡声道。
    汪覆:“......”
    汪覆赔笑:“这个金额可能不太容易达到,因为裴先生这两年在组合里的损失不好估量,而且对方如果确实强行给合同补漏,我们这边也很棘手。”
    汪覆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,付宁要一个亿的要求他根本不可能完成。
    哪怕是刘律师来做,都不一定能做成功。
    他还指着这个生意打响知名度,可不愿意因为没达到客户的期望哑火了。
    付宁解释道:“这只是我们期待的金额,但真正能赔多少,还是要看汪律师的努力。裴裴的时间很紧张,我们也是想尽快结束官司的,不然后续的工作也没法进行。”
    汪覆表面附和,但心里发苦。
    心道这个项目果然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做的。
    对方一上来就给他这么大的压力,他一旦处理的不好,说不定还闹出一地鸡毛。
    “付先生,如果还有其他情况和隐情还是希望你们如实相告,不然我们也没法帮助你们。据我了解,裴先生应该不是傻傻吃亏两年的人。”楚星宁突然出声,加入了话题。
    汪覆一惊,低声喝:“楚星宁!”
    就连夏菡也慌了。
    楚星宁这话不是在说裴绛心机深,有猫腻吗?
    合同还没签,哪怕有疑问也不应该现在提出,这要是谈崩了,汪覆大概能疯。
    付宁没说话,倒是裴绛弯了弯狐狸眼,伸手把口罩摘了下来。
    口罩下面,露出一张精致的,被捂得微微泛红的脸。
    裴绛翘唇,意味深长道:“哥哥好了解我啊。”
    他已经过了变声期,语气虽然有些轻佻,但依旧能听出作为歌手得天独厚的好嗓子。
    汪覆没想到裴绛竟然没生气,反而眼神亮亮的看着楚星宁。
    事实上,从一开始,裴绛的眼神就没从楚星宁身上离开。
    “啊,我就是想先加入再解约,让他们靠着我继续当没实力的废物,再一脚把他们踹开,看他们手忙脚乱的样子。顺便让天耀赔我一笔钱,再让我的粉丝多骂骂他们老总,我开心。”
    裴绛眨了眨眼睛,仿佛真的在形容一个好玩的游戏,眼神天真无邪的像个小孩子。
    汪覆僵在当场,他没想到这种话也是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的。
    他再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裴绛的不可控。
    这种人,仿佛天生就会给人带来麻烦。
    楚星宁平静道:“好玩吗?”
    裴绛调皮道:“好玩啊,谁让我粉丝多呢。”
    天耀的老总简征当年也算是当红小生,后来退圈开公司,创办了天耀。
    因为他的缘故,公司主要制作偶像,并成功推出一代代的流量,占据市场。
    没有人能够长红不衰,当初的简征也是一代人的梦中情人,现在却被裴绛的粉丝吊着打,甚至刷出了七八十个黑词条,从生平到长相黑了个彻底。
    汪覆强笑,暗中推了楚星宁一把:“好了,你别说了!”
    他摸不清裴绛是真的无所谓还是已经生气了,不管裴绛有多离经叛道,跟他们做律师的都没关系。
    律师的职业道德,只是帮助委托人取得胜利。
    楚星宁没注意,被他推得踉跄了一下。
    裴绛眼神一寒,不冷不热道:“别碰他。”
    汪覆一愣:“啊?”
    楚星宁低声道:“裴绛。”
    裴绛莞尔:“没办法,看到哥哥被人这样对待,我会不开心的。我一不开心,就没办法跟京达合作了。”
    他虽然是在温和的跟楚星宁说话,但言语中都是对汪覆的威胁。
    汪覆手心发汗,谨慎的问:“裴先生是和楚律师认识吗?”
    楚星宁用警告的眼神看着裴绛:“不认识。”
    裴绛眼底闪过一丝落寞,可惜稍纵即逝,他又换上了一副嬉笑的样子:“那就算我是楚律师的粉丝吧,我很喜欢楚律师唱歌呢。”
    裴绛在最后一句话上加重了语气。
    在他那个假的家里,楚星宁曾经哼着歌哄他睡觉。
    汪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    或许他能牵到裴绛这个项目,不是因为自己的人脉过硬,而是律所里有一个楚星宁。
    这样一来,陈开泽极力推荐楚星宁进他的项目也就能说得通了。
    连傻子都能看出来,楚星宁和裴绛绝不会不认识。
    看两个人的状态,似乎是裴绛在示好,楚星宁在拒绝。
    而付宁的表情没有丝毫惊讶,显然也知道些什么。
    汪覆想到自己昨天对楚星宁的态度,觉得有些眩晕。
    他只当楚星宁是个普通实习生。
    但仔细想想,长成楚星宁这样,感情生活又怎么会单调简单。
    合同当天就签了,在谁都没有明说的隐情下。
    付宁把汪覆拉到单间深谈。
    汪覆也不动声色的表示了,一定会让楚星宁多多参与,密切沟通。
    付宁满意的拍拍他的肩。
    夏菡全程就像个工具人一样,没说上一句话,没发表一个意见。
    裴绛朝她一笑:“你先出去可以吗?”
    夏菡头昏脑涨的从会客厅被赶出去了。
    偌大的会客厅里只剩楚星宁和裴绛。
    楚星宁深吸一口气,刚想说话。
    裴绛抢先一步,楚楚可怜的伸出手,露出掌心一道深深的划痕。
    伤口已经开始愈合,但从结痂的程度来看,当初一定伤的厉害。
    “哥哥,我从舞台上摔下来了,钢架划破的,差点就见骨了,还打了破伤风,好疼啊。”
    楚星宁目光微垂,浓密的睫毛跟着轻颤了一下。
    这次事故他知道。
    裴绛摔下来的时候,粉丝吓得魂飞魄散,医护人员当场就冲过去了。
    就在大家以为演出要就此中断时,裴绛却像没事人一样用绷带简单缠了下手,站回了舞台,高质量的完成了整场演出。
    工作室后来发文说有惊无险,没有大碍,裴绛也表现的不疼不痒,还发了庆功宴和鬼脸照片,粉丝这才放心。
    原来,有这么深的伤口。
    裴绛的手指修长,浅浅的掌纹中横着一条裂口,显得突兀又骇人。
    楚星宁手臂一抬,差点就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。
    但他随即反应过来,收回手,狼狈的抿了下唇:“别撒娇。”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小裴学到了,小裴不撒谎,小裴有什么企图都直说。
    裴绛:“我要和哥哥睡觉。”
    解释一下:
    裴绛是关系里强势主动的一方,我认为应该算攻,但因为心疼楚星宁,他愿意在下面,不给楚星宁压迫感。
    楚星宁就是那种眼睛湿漉漉,又温柔又小心翼翼,呢喃着问:“疼不疼,行不行,我再慢点。”
    裴绛就是:“哥哥过来,哥哥别怕,我教哥哥怎么快乐。”
    后来楚星宁也是愿意被他标记的。
    -
    感谢在2020-07-0907:20:41~2020-07-1110:18: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兔飞飞的蒋丞同学48瓶;咸鱼饭保10瓶;辻凛7瓶;沉迷评论区无法自拔、yjaen、?逢考必过.5瓶;时卿、辛3瓶;疯人院院长头号粉丝2瓶;初见、扶朕起来继续嗑、418451451瓶;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医手遮天:邪王以妻续命 末日降临:百倍爆率刀刀爆物资 惊凰医妃 穿成炮灰后差点崩了人设 华娱激荡年代 活体战舰 大唐腾飞之路 陈轩沈冰岚 盛安宁周时勋 重生世子妃医笑倾城 位面美食铺 南溪陆见深小说 当爱情扎了根 文明之星神劫 丑女毒妃:战神王爷赖上门 超能星武 神针侠医陈飞宇 敬浮生:花落繁辰 大唐:神级熊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