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127、犯上14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楚星宁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性格。
    他很快起诉了发出照片的媒体。
    京达毕竟是国内四大内所之一,楚星宁有很多前辈可以请教,甚至连最初找过他麻烦的汪覆,都亲自帮他写了律师函。
    涉事媒体被逼无奈发表了道歉声明,也放出了完整的视频。
    他们的道歉声明倒是很实在,给楚星宁道歉的时候语气沉重,悔不当初,给纪岑予道歉却开始阴阳怪气,指桑骂槐。
    其实这波他们并不亏,哪怕赔给了楚星宁两万块钱,但媒体的知名度打出去了,炒作的目的在裴绛加入后也远远超过了预期。
    而且他们跟了纪岑予不止一次,手里的底牌还有不少,借此机会,还能从纪岑予那里敲一笔。
    真正处境困难的是纪岑予。
    纪岑予处在人设翻车的边缘,粉丝内部吵得天崩地裂,后援会不断有人退出,月光站站姐被逼脱粉关站,就连合作商家察觉到风声都委婉的停止了合作。
    不少媒体致电纪岑予工作室,企图问个明白,问出个声明,但都被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视频表现的很清楚。
    纪岑予主动去摸楚星宁的脸,楚星宁下一秒就躲开了,随后不久转身离开。
    楚星宁并没有半点勾搭纪岑予的举动,倒是纪岑予的行为没法妥善解释。
    玩弄粉丝的感情是十分恶劣的事情,哪怕是成名多年的艺术家,也很难跨过这道坎。
    更何况楚星宁不单单是普通的粉丝,他还是裴绛的人。
    而裴绛本身就代表着关注度。
    在社会舆论的推动下,有不少明星转发裴绛的微博,力挺楚星宁,抵制性-骚扰粉丝的行为。
    转发当中就有沈岚。
    【@沈岚:听到这件事相当震惊!无法想象楚先生经受的压力,心疼两个小朋友,希望早日摆脱困扰,也希望圈内再没有道貌岸然的所谓前辈。】
    沈岚虽然没有太多粉丝,但在圈内的地位非比寻常。
    她不仅是拥有无数代表作的影后,还是很多独立女性的榜样。
    裴绛的粉丝也异常兴奋,在她们眼里,裴绛如果能因为这件事结交上沈岚,那对将来走演艺路的帮助非比寻常。
    说不定沈岚姐就愿意给裴裴推荐一个好角色呢。
    【@裴裴家的小妞妞:啊啊啊啊啊啊双厨欢喜!谢谢姐姐支持我们小朋友!】
    【@裴绛粉丝后援会:感谢沈岚姐的支持,裴裴是个真性情的好孩子,希望以后有合作的机会。】
    【@水果仙塘:呜呜呜呜我太感动了,沈岚姐一直都是我的女神,当初我下决心跟渣男离婚就是受了姐姐的鼓励。】
    【@是小仙女呀:谢谢姐姐的鼓励,替裴裴送给姐姐一个么么哒!】
    【@牛肉西红柿:谢谢姐姐,姐姐人美心善。】
    ......
    沈岚的微博下已经彻底被裴绛的粉丝给占据了。
    感谢的话刷了上万条。
    裴粉一边跟沈岚的粉丝友好建交,一边替裴绛着急。
    前辈给转发了,按理说裴绛应该立刻回应表示感谢的。
    这才符合娱乐圈交往规则。
    可自从出来手撕纪岑予后,裴绛就一直没上线。
    粉丝担心失礼,就跑去工作室的微博暴躁催促。
    【@水果仙塘:哈喽小室,睡醒了吗?】
    【@牛肉西红柿:宁别睡了,沈岚姐已经转发三个小时了,老板睡觉你也睡觉?】
    【@裴裴家的小妞妞:有事么有事么,能为裴裴多想想吗?现在还不回复干嘛呢?】
    【@是小仙女啊:绝了,工作室干啥啥不行,吃饭第一名,尼玛出事就装死,美工还贼垃圾。】
    ......
    粉丝在工作室微博下发泄的时候,裴绛正在跟沈岚通电话。
    沈岚这段时间新戏赶进度,每天拍到零点以后,回酒店还要背第二天的台词,好不容易抽出点空闲都用来睡觉了,所以对当前热点的了解都是滞后的。
    她也是无意中听到化妆师聊天,才知道裴绛公开撕纪岑予了。
    沈岚急的要命。
    她一直不赞成裴绛这种性格混娱乐圈。
    裴绛的自我意识太强,不服管教,不顺从规则。
    有时候太精于算计,可他算计的目的,却大多离经叛道。
    在沈岚看来,裴绛就是空有一身本事和精明的头脑,却没用在正地方。
    这几年裴绛得罪了圈里不少人,有同期有前辈。
    他不在乎同期的嫉妒,更不在乎维护前辈的自尊。
    沈岚不得不给他收拾烂摊子,但碍于两人的关系,她又不能用自己的名义,辗转周旋,也费了不少心力。
    这才两个月没看住,裴绛又捅出这么大的篓子。
    纪岑予在歌坛的地位不亚于沈岚在电影圈的地位,和纪岑予弄的两败俱伤实在是不明智的做法。
    纪岑予有朋友,有学生,有公司,还有利益相关方。
    裴绛让纪岑予人设崩塌就是间接动了这些人的利益。
    尤其是,还在跟天耀解约的节骨眼儿。
    想起天耀,沈岚又是一阵头疼。
    其实她早就不把简征当回事了。
    当初她也只是迷恋简征的外貌,糊涂过一阵,后来见识过的有魅力的男性更多,简征就不算什么了。
    她听说简征入赘富婆家,甚至连吐槽一句的力气都懒得费。
    正因为无所谓,所以她从来没在裴绛面前提过简征。
    可裴绛显然不这么想。
    沈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裴绛就恨上了那个从未出现的父亲。
    她明明给了裴绛最好的生活,最大的自由度,“父亲”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?
    可她阻止不了裴绛,自从裴绛选择辍学进入娱乐圈,她就管不了他了。
    曾经她以为,娱乐圈不是那么好混的,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沉浮十年都闯不出名头,裴绛才十六岁,肯定很快就被现实打倒,乖乖回去读书了。
    但她忽略了选秀这个捷径。
    裴绛在选秀节目里一炮而红后,沈岚就更无法支配裴绛了。
    她只能在裴绛过于冒进的时候,帮他善后,让一些新人必须面对的麻烦不至于找上裴绛。
    但作为母亲,还是忍不住时时提点。
    沈岚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。
    多年的习惯让她哪怕一个人的时候,坐姿也是那么得体优雅,曲线玲珑,带着典雅成熟的风韵。
    “裴裴,我看到你的事了,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?”
    裴绛打了个呵欠,仰面躺在沙发上,头悬着,略微有些大脑充血。
    “冲动吗?”
    沈岚叹了口气,宠溺又无奈道:“算了,你做都做了,现在就只能期待纪岑予彻底翻车,被观众和业内厌弃,他越不得志你才越轻松。”
    裴绛笑了笑,觉得太阳穴一抖一抖的涨。
    “付宁说你给我转发了?”
    沈岚按了按发酸的腰,又摸了摸扁平的小肚子,叹气道:“我能不给你转发吗,你闹得一塌糊涂,总得有有分量的人支持你,一来安抚你的粉丝,让她们明白你不是孤军奋战,二来也给你将来的合作方看看,你不是高风险艺人,业内还有人认可你。
    你现在虽然红,粉丝也多,但在普通网友心里还是不足以跟纪岑予对打的,有些时候流量就是原罪,你越是红,粉丝越是声量大,就越讨人厌。”
    裴绛腰腹用力,撑起上半身,血液快速从大脑回流,鼓胀感顷刻间消失。
    他晃了晃小腿,不着调道:“啧,还是影后大人想的周全。”
    助理来敲沈岚的门,说是导演组送来了明天戏份的扉页,有个被加塞进来的小新人会多两句台词,让沈岚帮忙给撘一下。
    加进来的小新人是某个名导的侄子,名导跟沈岚有交情,这个帮她当然要帮,即便她刚刚背完原本的台词。
    沈岚的仪态控制的很好,心平气和的对助理道:“我知道了,你找个理由跟杜导知会一声,我刚刚背完台词呢。”
    助理忐忑道:“那我该怎么说呢,用您的口吻还是工作室的口吻?”
    沈岚:“这样,一会儿我教你,现在我有点事情,不想被工作打扰。”
    助理:“好的好的,您忙。”
    沈岚又软声软语的对裴绛道:“裴裴?”
    裴绛的笑容挂在脸上,但眼里已经没了什么笑意。
    “影后大人,不用特意强调,我不在意你被工作打扰。”
    沈岚欣慰的笑了笑,一边调整了手机的位置,一边按了按纤瘦的膝盖。
    那里有个穴位,是可以瘦小腿的。
    她每天晚上都要按摩一下,消水肿,保持小腿上镜好看。
    沈岚知道自己作为母亲对裴绛有亏欠,她虽然愧疚,但并不后悔。
    她不止有母亲一个身份,她还有很多需要负责的事情。
    她们家的女人,永远做不到为下一代奉献自己的所有,因为她们永恒的期待着自己的未来,并热烈且执着的奋斗着。
    姐姐家的江涉,她的裴绛,过的要比其他孩子寂寞一些,但也获得了更多的东西。
    所以她不愿意听裴绛的抱怨,好在令她欣慰的是,裴绛从来没有抱怨过。
    “裴裴,妈妈还想问一句,那个楚星宁是怎么回事?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?”
    裴绛略有些敷衍的哼唧道:“我喜欢他,在追他。”
    “你还没有追到就为人家出头了?”沈岚有些惊讶。
    怎么听这都是一桩不划算的买卖,除了年轻冲动外,再没有别的可解释了。
    裴绛懒懒散散道:“这算什么,我可是喜欢到能为他去死呢。”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!”沈岚嗔斥着,语气总算强硬了一点,“我也不多干涉你,毕竟我年轻时候也任性过,但是记得点到为止,千万别......”
    “别搞出孩子是吧。”裴绛眼睑微垂,语气却还是轻松活泼的。
    沈岚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妙,赶紧找补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妈妈相信你能把握好度,如果你们真的相处的很好,将来事业稳定了再结婚生子也不迟。”
    裴绛淡淡道:“放心吧,我的基因不需要传递下去,以后也不会要孩子的。”
    沈岚顿了顿,软声道:“宝贝,这段时间辛苦了,多休息吧,解约的事情有需要妈妈做的,记得给我打电话,还有,如果最近有采访提到我......”
    裴绛打断道:“我知道怎么说,你忙吧。”
    沈岚犹豫了几秒,似乎在等待裴绛先挂断电话。
    但裴绛一直没挂,两人沉默到了尴尬的地步,最后还是沈岚先挂断了。
    和沈岚通话后,裴绛登陆微博,发现自己的@又爆了。
    他知道粉丝在催促什么,于是他从自己微博的转发里,摘出那些给他站队的明星,一个个的关注,一个个的回复。
    第一个回复的当然是沈岚的。
    【@裴绛回复了@沈岚:感谢姐姐。】
    他虽然回复了,可是语气并不热情,好在沈岚的粉丝大多很佛,也没人挑这点。
    【@沈岚粉丝后援会:弟弟加油,超勇敢的!】
    付宁盯着裴绛把所有的明星都回复完,才叹了口气。
    “呵,姐姐啊。”
    裴绛揉了揉眉心,站起身来,扯了扯压皱的衣服。
    “明天有多少采访?”
    付宁翻了下日程表,疲惫道:“能推得都推掉了,有几个跟咱们关系不错的老朋友,推了不合适,正好你也缺平台解释,反正楚律师的官司也和解了,你干脆说个清楚。”
    裴绛撇了撇嘴:“可惜哥哥这段时间要躲着镜头了。”
    付宁倒是很冷静,无情道:“楚律师如果愿意跟你在一起,就会做好被大众关注的准备,除非你退圈不火了,但我劝你别打这种心思,你要是为了爱情抛弃所有,楚律师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
    裴绛嫌弃的扫了他一眼:“我不得赚钱?想什么呢。”
    第二天裴绛应邀接受了《星时光》《时尚周刊》《easynew》的记者采访。
    最受关注的无外乎三件事,和天耀的解约,和纪岑予的撕破脸,和楚星宁的关系。
    裴绛一一作答。
    “解约进行的很顺利,大概很快就能有结果了。”
    “纪岑予是作茧自缚,我一点也不后悔,他应该庆幸楚星宁没有受伤,不然这件事没完。”
    “说是男朋友只是我一厢情愿啦,刚入圈的时候说的喜欢的人就是他,而且会一直喜欢。”
    还真有一个媒体提到了沈岚站队他的事情,问他有什么感想。
    裴绛思索了片刻,露出一个腼腆的笑,狐狸眼里透着亮光。
    “还是意外吧,没想到沈岚姐能关注到这件事,还能支持我。”
    记者乘胜追击:“那有没有期待过和沈岚姐合作呢?”
    裴绛依旧笑的如沐春风:“我是歌手,沈岚姐是演员,唯一能合作的可能就是在晚会上吧,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。”
    在媒体看不到的背后,裴绛不断摩擦着刚刚用来签名的马克笔。
    笔身被他捏的很热,带着细汗,指甲滑过塑料壳,发出只有自己能感受到的,嚓嚓声响。
    记者:“听说你是淮市的,沈岚姐也是淮市的,你们还是老乡呢。”
    裴绛挑眉:“哦,好巧啊。”
    记者:“还有粉丝说你和沈岚姐某些角度特别像呢,淮市出帅哥美女呀。”
    裴绛轻呼一口气:“我的荣幸。”
    有个女记者举起手机,递到裴绛面前:“啊裴裴,沈岚姐在机场被人跟采,提到你了呢。”
    裴绛垂眸一看。
    沈岚打扮的很精致艳丽,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年近四十。
    被人提到裴绛,她淡淡一笑,礼貌且疏离道:“不是很熟,不过期待以后能认识吧。”
    裴绛深笑,推开记者的手机,天真俏皮的打趣:“那就期待以后能熟吧。”
    楚星宁是在律所工作的休息时间看到裴绛的采访的。
    律所的同事知道他和裴绛的关系,热情的给他搜罗着各种小道消息,监视着舆论动态。
    楚星宁太了解裴绛了。
    看他采访时的状态,楚星宁就知道他都是装的。
    大概这种伪装实在辛苦,就连裴绛都露出了破绽。
    以前的裴绛和沈岚没有任何交集,媒体采访也不会提到沈岚的名字。
    虽然同样身处娱乐圈,但他们就像永不会相交的两条平行线。
    但今后不一样了,记者每提一次沈岚的名字,对裴绛来说,都是一次温柔又冰冷的折磨。
    裴绛可是说过——
    “因为我没被人承认过,知道那是什么感觉。”
    楚星宁心疼的叹了口气。
    晚上下班,他把工作用的东西整理好,顺手检查了一下邮件。
    令他惊喜的是,他收到了大学的回复。
    看到主题里的gratutin,他的心就踏实了。
    不在waitinglist,而是直接被录取了!
    楚星宁已经很久没这么兴奋过了,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,原来如愿以偿是这么快乐的事情。
    高考失利的郁结总算消融的彻彻底底,他终于没有遗憾了。
    楚星宁快速合上电脑,跑到陈开泽的办公室,真心实意的感谢了大老板。
    他能这么顺利的被录取,跟陈开泽的推荐信有很大关系。
    陈开泽打趣道:“三年之后可要记得回来帮我啊,别跑国外不回来了。”
    楚星宁笑了笑: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    陈开泽到也不想道德绑架他,和蔼道:“看你自己,加油吧年轻人,你很优秀。”
    楚星宁和陈开泽道别后,出了公司大楼,站在落日余晖下,特别想放肆大喊几声。
    可他喊不出来,只好深呼吸了几口气,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宿舍,而是打车去了裴绛的公寓。
    在出租车上,他跟楚洮和父母分享了消息,但楚洮在门诊实习,父母也还没下班,所以群里安安静静。
    还没收到回复,他就到了裴绛的小区。
    这段时间裴绛除了几个采访外,没有额外的工作。
    付宁的意思也是让裴绛休息调整一下,等风波过去再参加活动。
    楚星宁主动到来让裴绛很兴奋,他戴着口罩,亲自下楼去接楚星宁,然后两人鬼鬼祟祟,左顾右看的上了楼。
    “哥哥今天看起来好开心,是有什么好事吗?”
    裴绛帮楚星宁拿了拖鞋,刚要蹲身帮楚星宁解鞋带,楚星宁赶紧让开了。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你别弄。”
    楚星宁换好了鞋,定定的看了裴绛几秒,看的裴绛浑身发毛。
    “哥哥,我今天变丑了?”
    楚星宁摇摇头,笑道:“不是,我要跟你说件事。”
    “嗯?”
    “我收到哈佛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。”
    裴绛的眼睛逐渐变亮,惊喜的抓住楚星宁的胳膊:“我就知道哥哥会成功的,哥哥一直都是那么优秀!”
    但惊喜过后,裴绛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什么,表情僵硬了一下,迟疑的松开了手。
    楚星宁疑惑的拧了下眉。
    裴绛勉强保持着笑意,故作轻松的活动了下小臂,低低喃道:“哥哥是想告诉我,我们……我们之间就要结束了吗?”
    付宁曾经暗示过他,因为留学,楚星宁不想耽误彼此的时间。
    即便裴绛根本不在意等待三年,但他们之间好像从来不是他来做决定。
    裴绛肉眼可见的情绪低落下去,狐狸眼耷拉着,眼底的光也逐渐暗淡,但他仍然不想打扰楚星宁的好兴致,努力翘着唇角,结果显得特别委屈。
    楚星宁顿了几秒,抬手摸了摸裴绛的下巴,很轻的,弄得裴绛有些痒。
    “不,我是来跟我男朋友分享喜悦的。”
    裴绛当即错愕,似乎反应不过来楚星宁的话。
    他从小就很聪明,这还是第一次,他需要反复咀嚼都不敢确定一句话的意思。
    楚星宁收回手,郑重且温柔的抱住穿着毛茸茸睡衣的裴绛:“以前的事都过去了,裴绛,我是,我是你的男朋友。”
    如果没人承认你,那我承认你。
    如果没人做你的家人,那我就是你的家人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复合啦,但解约还没结束。之后还有洮洮江涉的番外,还有四个人一起过年见家长的番外。
    下一更依旧不定时,抽时间更。感谢在2020-08-0601:00:03~2020-08-0919:38: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    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芸卿1个;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故居山河、芸卿2个;Aurra、Rant琅嬛、白月光、可爱林、花间瑾、wink~1个;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与你心安75瓶;芸卿35瓶;淡青嫩绿33瓶;燚哥的亮晶晶20瓶;戳戳喜欢小哥哥11瓶;41845846、苏彩虹、丸子、六个空格、時淮、kazeame、Rant琅嬛10瓶;甜酒和果子7瓶;sjean、你的江谨执、肖战我超喜欢你、可爱林、纤纤千5瓶;乐语韵言、Amy、s4瓶;痕、南烟2瓶;凶唧唧的毛球、33093112、辛、凌尘风1瓶;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带着游戏面板穿越四合院 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,请温柔 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夜夜欢 你的爱如星光 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请温柔 此情惟你独钟 萌宝驾到:爹地投降吧 无敌双宝:首席大人是男神 你的爱如星光 此情惟你独钟 萌宝驾到:爹地投降吧 重生年代:我成了农家小锦鲤 难哄 和离后,我被太子娇养了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逍遥小儒仙 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女主做个人 逆天萌宝:神医娘亲苏爆了 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