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第二六九章 竟是此人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“星师兄,这一位上界神使看着面善,咱们何妨以礼相待?”
    “……你自当个破院长,真当自己是文化人了!”被称为星师兄之人,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万气咸服,一个人仙境。
    延寿星君眼神一眯,此人面容愁苦,身上仿佛背着无穷无尽的屈辱,但是气质中又有一种虽九辱其犹未悔的不屈之意,定是一个从磨难中爬起来的强者。
    同为人仙境,延寿星君自知论自身实力,恐怕不及对方。
    在上界修炼并无限制,修炼境界无有上限,而下界不一样,因为有着虚无之界的压制,使下界之羊修为越接近金仙境,受到的压制越厉害,能修炼到人仙境的,都已是天赋绝强,放到上界,绝对是金仙种子,有机会获得神位。
    自己能修到人仙境,是只能修炼到人仙境,而对方修炼到人仙境,恐怕是因为只能修炼到人仙境。
    不过那又如何?
    再会修炼,上限已被定死了,谁让你们出生不好,生在下界!
    延寿星君自有一股优越之感,面对围困,亦是从容不迫: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还敢动手不成?下界蛮夷,竟敢挑衅天庭之威?”
    还未说完,延寿星君竟是哑然失笑。
    恐怕这些下界之羊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天庭,自己说这些,他们自然不能理解。
    延寿星君自觉闹了笑话,此事回到上界与同僚一说,定也是能逗人一笑的。
    眼看这些下界之羊虽听不懂,亦能感觉到他的奚落,果然发怒起来。
    延寿星君依然不惧,虽遭那洞天金仙利用了一次,实乃是最初低估了这些下界刁民而已。
    这一次,他自不会大意,此次下界,他得敕令获得一些虚无之界的权柄,足够他在下界纵横,便是金仙亦能交手几招。
    再不济,也能遁回上界去,下界到处穷山恶水,实在没什么好呆……
    他还有心思分身,对方已是动手了!
    苦!苦!苦!
    周身气息,犹如咬破苦胆,令人难以忍受痛苦之意袭击他的神识。
    辱!辱!辱!
    当十个大汉逼迫过来,气息又是一变,延寿星君感受到一种深层的受辱气息,令他不寒而栗。
    这一位神使终于再难保持云澹风轻的态度,全力出手:
    “五行……”
    卡!
    天空之中,仿佛什么戛然而断,与虚无之界的联系骤然失去。
    延寿星君微一失神,便被悲苦侵入神识,浸染在无尽的苦难之中。
    延寿星君立刻蜷缩起来,无从抵抗,只因他在上界从未吃过苦,从未遭过真正的罪,对苦难的抵御能力几乎为零。
    他太难受了,痛哭流涕!
    “……这就是神使?”
    几分疑惑,几分失望,几分庆幸,亦有几分野望:“若上界皆是这种脓包,父亲之愿,何愁不成?”
    星真子示意将延寿星君捉拿,封住修为,再看向西南,朝一道立于水面的人影示意。
    那人正是他们的大师兄,天真子。
    方才天真子的截天之道,助了他一臂之力。
    如今他的这一位大师兄,气息愈发深沉。
    天真子微微点头回应,便已消失不见。
    星真子稍展悲容,心中暗赞这才是门派的中流砥柱!
    此次随黄虬出来袭击乌云仙,当代真传之中来了四位:
    天真子、玄真子、牛真子以及自己。
    云踪岛上,仙府重塑,逆源而返,正是玄真子出手,以颠倒五行之术将被洞穿的乌云仙藏身点还原。
    乌云仙落荒而逃,后有黄虬追杀,自顾不暇。
    而接下来,他们一行就要在此地守株待兔,剿灭前来的乌云众。
    星真子再看向那个牛真子,脸上的悲苦重新覆盖,甚至更盛。
    这个货!
    那个货又开口:
    “星师兄的孤星泪神通物悲己悲,悲己悲人的境界,真是巅峰造极,如果再进一步入天地境界,小我、大天下,那就更好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你很懂么!”
    那货因此停顿了一下:
    “经历了那么多事,他乡再相逢,师兄对我敌意还是这么重么?”
    “哦。”
    “借一步说话。”
    “哦。”
    两人到了一旁。
    “你对掌教师尊了解多少呢?师兄?”那货笑的奇怪:“我该称你为星二代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星真子已经预感到他会出言不逊,不过他还是愿意听一听,自挺过无穷屈辱、破茧而出成就人仙境,他心如磐石,几句话还是听得的。
    况且,他也着实好奇牛真子关于父亲的评论。
    “师兄何时能同你破碎的头脑较量一下?除了暗恋心师姐和打磨你的极道,以及对我抱有敌意,你还需要做什么?”那货可恶地笑着:
    “门派的长老们、道国的民众们,视你为储君,而我因为出身,他们中的多数永不可能以我为尊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我和你谁是那个降生在乐园,且有父亲、长辈悉心培育、抚养长大的人,星师兄?我和你谁是那个自小接受过系统的练气教育,准备领导门派的人?我和你谁将继承一座强大的人间道国?”
    “这一次为何是你来带队对付神使?方才你一招拿下神使,看到那些跟随过来的练气士眼神么?他们纷纷赞叹。”
    “为何你的神通极为克制上界之人?只因他们多数养尊处优,而你本也是如此,为何要遭受那样的屈辱和折磨,方才有所成就?”
    《基因大时代》
    “你的金仙父亲,难道连这些都算不到么?”
    “难道一个心真子,还能违逆掌教师尊的意志么?他让她投入你的怀中,难道很难么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不要怪你心师姐与我有染,她不过是你的金仙父亲,为了你有所成就而安排的棋子,而我又何尝不是呢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一直都是还行,只因当有一天你登上道君皇帝的宝座,支持你的人亦会说“还行”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掌教师尊多么爱你,器重你,而他视我为道国肱骨,如果知道你这样态度对我,他该多伤心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把那个神使押到我处,我来处置。”那货拍了拍他的肩膀,转头对那些练气士吩咐起来: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不想得罪道国储君的至交好友,就按我说的做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看着他大手大脚指使起自己的人,星真子脸上的愁容,简直快要滴下水来。
    远处的天真子不小心截到了一段他们之间的对话,暗想到当日在斜月山上,牛真子亦对他说过类似的一番话,言他是掌教师尊最为器重的弟子。
    原来他逢人便这样说。
    天真子越想越乐,嘴角难以自抑地扯起一个弧度,这个鸟人!
    玄真子通过附近水气波动的变化,逐步还原了震动的频率,同样“看到”了这一段不怎么隐秘的对话,嗤了一声。
    当日牛真子遇见他,也跟他有过一番谈话,大意也是类似,不过里面的深受掌教师尊器重的主角可是自己。
    师兄弟中,有坏人。
    丁牛捉了延寿星君,看这一位也是老相识了,先问一句:
    “神使在找黄粱洞天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延寿星君方从苦痛和屈辱的情绪中剥离,伏在地上稍微好过一些,看着眼前有些面善的青年男子,是方才提议以礼相待之人,他微微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我可以帮忙。”便听那人说道:“不过神使也得帮我一个忙。”
    “……是什么?”延寿星君心头一震。
    “神使去我那学院做几天客,跟学生们讲讲上界究竟是怎样的。”
    “……就这样么?”
    “当然,不需要更多。”那人朝他温和笑笑:“前些日子有异神落下,言及上界无不憎恨、仇视,肮脏,但言语中有些嫉恨,我便觉得恐怕是片面之言。不知道在神使眼中的上界是什么样的,是富庶、美好、美丽,这一些?”
    “当然!”延寿星君努力站直身体:“异神么,呵呵……”
    他又看向丁牛,眼光中带着些许的审视,这一个下界之……人,有些亲近天庭的态度,且在这群人中地位不低,倒是可以争取一番:
    在这下界活动,有个能支使的手脚倒也能方便许多。
    “接下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剿灭一些与我们作对的人。”
    延寿星君擅察言观色,看的出来,对面这个叫做牛真子的练气士,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,显然对接下里的事不感兴趣。
    他倒是颇有兴趣。
    在上界之时,每日在洞天府迎来送往,日子平稳、舒适,不过总有些平澹的,听说下界牧场的一些消遣,挺能提振精神。
    比如说下界之羊之间的厮杀。
    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。
    接下来他看到的是单方面暗算,不时有练气士来拜访此处洞府,便打开禁制放了进来,随后被那几个名号里带着真子的人仙境练气士联手放到,然后等着下一个。
    一连放倒十数个,此地异常才被发现,后来在洞府之外发生一场动静颇大的争斗,便连洞府内都清晰可闻,可惜延寿星君亦为阶下囚,无缘得见。
    他注意到,那一个名为牛真子之人一直也不曾参战,也难怪了,此人看上去霸者境的修为,在这样的争斗中难插上手。
    不过此人倒是审讯的一把好手,经他之手,分分钟问出想要的,延寿星君多次听到“蓬来仙岛”四字,倒也不避人。
    大约过了三日,他们一行先后离开云踪岛,带着阶下囚分拨而走,延寿星君跟着牛真子一路飞往内陆,直到所谓的寒老郡。
    延寿星君终于想起这个牛真子是何许人也!
    乃是下界使用编制治理一郡之人,被他主上洞天少君也曾注意过名号!
    此次下界,洞天少君特别吩咐过他们,若是有机会可深入寒老郡,与那寒老郡主人接触,原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绝世人物,不料竟是此人!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紫焽 满级大佬真的不想当绿茶了 身为重生者的我差点栽了 钢铁蒸汽与火焰 南宋风烟路 救命!嫁给糙汉将军后被撩到腿软 裂天空骑 重生后佛系星二代是医学大佬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我的游戏职业 嫁给退伍糙汉后我被宠上天 东瀛怪诞创造时 重生之最强人生林不凡苏晴 猛龙出狱 神的候选人 龙王密令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将军夫人惹不得免费阅读 九世天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