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第五百零六章演习时间到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雨夜廷求知的眼神看向一旁的李初之。
    李初之看的也有点懵,“我、我也不知道这小子还能够看的懂画啊……”
    雨夜廷:“你也不知道?”
    李初之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雨夜廷:“难不成是黄业栗演着演着都激发了他某项天赋了?”
    李初之点点头:“有这种可能。”
    尚胧月被李初之和雨夜廷之间的对话逗笑了。
    李初之看见尚胧月在笑他们,他疑惑的看向尚胧月,“胧月,你在笑什么?难不成我们什么说错了吗?”
    雨夜廷也看向了尚胧月,“是啊,是有什么不对吗?”
    尚胧月:“哈哈哈哈,你们都想错了,黄业栗方才的一番话只是他胡说的罢了。”
    “没想到还真的说到了那千鬼的心砍上,这小子运气是真的不错。”
    雨夜廷:“嗯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尚胧月解释道,“其实黄业栗手发现了千鬼他们身上和帐篷上有黄色的粉末。”
    “他便怀疑这个粉末是他们几个给他下毒的时候沾上的。”
    “他去看那幅壁画是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让他们以为他真的去看画。”
    “而黄业栗在假装看画的时候,他摸了一下千鬼身上的黄色粉末,然后趁着看画背对着他们的时候,拿去闻一下看看是一种什么毒药。”
    “既然他们几个敢给鬼皇下毒药,那么这个毒药必定不是寻常之物,黄业栗是想要去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    “他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够不打草惊蛇。”
    李初之:“这小子也就这个时候变得有些聪明。”
    雨夜廷:“原来如此!”
    李初之又问道,“那黄业栗知道那是什么药了吗?”
    尚胧月轻点下头,“嗯,那是毒药确实能够让鬼皇中毒变得虚弱,这药是用鬼皇的骨头制作而成的。”
    “灭魂散。”
    李初之惊讶的道:“竟然是灭魂散!”
    雨夜廷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,“看来这三个鬼将之前是猎杀过鬼皇了,不然他们也做不出这个毒药。”
    尚胧月:“嗯。”
    李初之:“黄业栗他不会有危险吧?”
    尚胧月:“放心,有我在,况且,我们还有别的计划,不是吗?”
    李初之:“嗯,说的也是。”
    落文宇:“继续看下去吧,看看他们想要耍什么花招。”
    黄业栗感叹了一会儿画后,他才回到了座位上。
    黄业栗看向千鬼,“也不知道这画是谁画的,我还真有些喜欢。”
    舞鬼:“这话可是我们老大画的,怎么可能不惊艳人。”
    黄业栗看向千鬼,“这幅画竟然是你画的,画的可真好!”
    千鬼笑了笑,“你要是喜欢送给你就好了。”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千鬼这下觉得黄业栗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了。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黄业栗欣赏他画的画的原因。
    舞鬼不理解为什么千鬼会把画送给黄业栗。
    舞鬼用传音道,“不是,老大你为什么要把画送给他?”
    千鬼冷冷道:“蠢货,他一会儿就被我们弄死了,现在送给他,等下还不是我们的?”
    “你连这点儿脑子都没有吗?”
    舞鬼:“老大是我蠢了………”
    千鬼:“舞鬼,你要多学学人家灵鬼,看看他多稳重!”
    “就你一个人毛毛躁躁的。”
    舞鬼低着头道,“老大我知道错了。”
    千鬼:“行了行了,之后改正就好了,我们也该跟他进入正题了。”
    舞鬼:“是。”
    千鬼看向黄业栗,“饭菜都准备好了,你看你要不要现在享用?”
    黄业栗虽然都知道到面前的东西不对劲,但是千鬼他们还站在这里,他现在要是拒绝打开的话恐怕打草惊蛇。
    黄业栗现在也不好说别的话,他也就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千鬼看见黄业栗点头后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,“那么鬼皇你要的东西都已经上齐了,若是还想要点什么,你尽欢吩咐我们便是。”
    “那我们几个就先出去了,不在这里打扰你用餐了,还请鬼皇慢慢享用。”
    千鬼在说这句慢慢享用的时候,他的眼里划过一抹怨毒。
    只要黄业栗吃下这些东西,那么他必然会中毒,到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!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千鬼他们几人就全都离开了。
    出去之后千鬼他们在外面等待着屋子里的黄业栗中毒。
    只要黄业栗一种毒,他们就马上冲进去用阵法结束黄业栗的生命。
    黄业栗确定他们离开后,他才伸手将饭桌上罩着的餐盘给打开。
    虽然黄业栗早就知道餐盘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,但实际上打开的时候,黄业栗看见里面的东西他还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    尚胧月他们这边的画面也跟着黄业栗这边的画面一齐同步着。
    当黄业栗拿起盘子上的罩子的时候,一颗血淋淋的人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    白元和白袄的惊呼声顿时响起,他们两个的音调不同,喊出来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的。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因为很好奇里面装着的是什么,所以他们当时去看的时候,凑的距离很近。
    白袄和白元之前问尚胧月他们里面装着的是什么,他们没有人告诉他们。
    而且一个个又是那种神秘兮兮的样子,就整的白元和白袄更加的好奇了,现在好了,东西他们全都看见了,就是被吓得不轻。
    不过要说谁心里最惊,那还得是伸手去拿开餐盘上的罩子的黄业栗内心最难受了。
    黄业栗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是最大的,其次就是白袄和白元两人。
    毕竟东西是他亲自揭开的,揭开罩子的时候还伴随着一股血腥味。
    那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黄业栗觉得非常的恶心。
    白元和白袄看向尚胧月,“尚胧月姐姐这里面怎么会是这个东西啊?好恶心!”
    尚胧月笑着道,“黄业栗直接对着打开的,他也没有问题,你们两个小家伙还只是看着屏幕。”
    李初之笑道,“别看黄业栗现在这么镇定,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慌了。”
    “虽然他是个鬼物,但是他从来都不吃人的,他们一家人以灵草喂食物,所以黄业栗对他现在面前的这些东西是很抵触的。”
    “即便是他事先就知道这里面是什么,但亲眼看见的那一刻,他内心还是会觉得很恶心。”
    白袄惊讶的道,“什么?黄业栗哥哥他事先就知道里面放的是这个东西?”
    李初之点点头,“嗯。”
    白袄:“那他知道为什么还要打开?”
    白元:“我要是事先知道里面的是个什么东西,就算是打死我,我也不会去打开的。”
    白袄点点头她赞同的道,“我也是!这太吓人了。”
    白袄又看向尚胧月他们,“为什么你们对上面的那些东西没有多大的反应呀?”
    尚胧月笑着摸了摸白袄的脑袋,“因为我早就知道那些罩子里罩着的东西是什么。”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见的少的,见得多了就会不那么的惊讶了。”
    白元:“尚胧月姐姐,你们既然知道,为什么刚刚都不告诉我跟白袄呀?”
    尚胧月:“这不是想要锻炼锻炼下你们的胆量嘛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白袄:“尚胧月姐姐你们好坏呀!”
    白元:“真的吓到我们了。”
    尚胧月:“等这件事结束后,姐姐给你们买冰糖葫芦,就原谅姐姐这次了好不好?”
    白元这才点点头,“好好好!”
    白袄:“嗯!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    尚胧月:“嗯,说定了。”
    黄业栗忍着内心的恶心,他连这打开了别的罩子。
    其中有一个罩子里面放着一颗血淋淋的头!
    黄业栗差点就恶心的吐了出来。
    他此刻的内心很糟糕。
    黄业栗看着餐桌上这些人的组织,他恶心的不得了。
    不过这个头黄业栗倒是一眼认出来了,这个头就是他刚来这里的时候,坐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的脑袋。
    那一桌上只有这一个人,看来这个人是军营里人员缘不好的那一种,就算是死了,也不会有人记得他在不在。
    杀了这种人,还不容易引起大家的怀疑。
    没想到千鬼他们几个,对这军营里看的事情,还很了解……
    黄业栗看着面前的这些东西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洒在这上面的药粉通过呼吸也能够让他中毒。
    幸好他在东西上来的时候就闭气了,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就已经中毒了。
    黄业栗不吃这些东西,而且他看着这些东西内心很不适。
    诺大的帐篷内就只有他一个人在,他独自一个人面对着这些恐怖的东西,黄业栗感觉帐篷内的氛围都变得诡异起来。
    他一个鬼物害怕这些,说出去也丢人。
    黄业栗还感觉到帐篷内的温度都瞬间降到了零点。
    黄业栗现在被恐惧感包裹着,脸上虽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,但是他的内心已经慌了。
    余下的东西黄业栗也没有敢去翻开看了。M..coM
    因为他向来最害怕这些东西,他怕在看下去,他的脸上的表情就要绷不住了。
    更何况这里面的东西,就算是不看也没有什么。
    毕竟黄业栗不用看也知道里面是些什么东西了。
    千鬼他们听见房间内还没有什么动静。
    几个人眉头微皱在一起。
    千鬼小声的道:“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
    灵鬼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    舞鬼疑惑的道:“难不成是药对他没用?”
    千鬼冷冷道:“不可能!你可别忘了之前的那个是怎么被我们毒死的!”
    舞鬼看向灵鬼,“灵鬼你怎么看?”
    灵鬼再次摇头,表示他确实不知道原因。
    舞鬼满脸疑惑,他低头思索着,嘴里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是药效因人而异?”
    千鬼冷冷地瞪了他一眼,不耐烦地说道:“别胡说八道了!”
    “那毒药对任何鬼皇都有用,只要计量足够,那个被我们杀掉的鬼皇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
    千鬼的话音刚落,他们三人都陷入了沉思。
    舞鬼觉得这也说不过去,虽然这个药可以克制鬼皇,但是之前也是侥幸毒到了那个鬼皇。
    那个鬼皇的实力也没有黄业栗那么厉害,所以舞鬼对于这个药还是有担心的。
    但实际上舞鬼的担心都是白担心的,他真的低估了这个药的作用了。
    千鬼也被舞鬼的话说的有点动摇了。
    千鬼不由得在心中猜想,“难不成这个药真的跟舞鬼说的一样?”
    “会因人而异?”
    千鬼:“可是之前的鬼皇又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千鬼还是不愿意相信是药不行。
    但是过了这么长时间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也不太正常,要知道,之前那个鬼皇没一会儿的功夫就中毒了。
    灵鬼对于目前的情况,他还有些不解。
    他也很疑惑为什么黄业栗还没有倒下。
    舞鬼现在坚信这个药对黄业栗可能没有作用。
    这个看似无解的问题让他们三个感到了困扰,同时也让他们感到了一丝不安。
    这要是对黄业栗没用,那他们就有些棘手了。
    灵鬼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对了,这个帐篷不是可以从那个空隙看里面吗?”
    “不如我们直接去看看里面是个什么情况?”
    “这样不就好了?”
    千鬼这下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眼里闪烁着阴森的光芒,“好,就按照灵鬼说的这么办。”
    于是他们三个走到那个空隙旁边,他们站在那里,视线紧紧的地注视着黄业栗。
    黄业栗知道千鬼他们的计划。
    所以现在他的表演开始了。
    反正尚胧月都换过食物了,他也就不担心了。
    黄业栗他看着眼前这堆美味的食物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强烈的食欲。
    黄业栗拿起筷子,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。
    顿时,一股浓郁的香气充斥满他的口腔,让他不禁闭上眼睛,细细品味。
    就在他咀嚼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一丝苦涩的味道。
    他心中一惊,立刻吐出食物,却发现那块肉已经变成了深黑色。
    千鬼站在一旁,冷冷地看着黄业栗的反应。
    黄业栗:“这!”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镇北王 迷踪谍影 抠神 人型兵器在无限游戏演花瓶 降谷从零开始的读档 因为手抖就全点美貌值了[无限] 穿成师尊,但开组会 规则类怪谈扮演指南[无限] [原神]成为璃月仙人后的提瓦特日常 你的愿望我收下了[快穿] 他穿成了帝国瑰宝 大秦第一熊孩子 四重分裂 有孕出逃:千亿总裁追妻成狂 大仙武 带着农场混异界 重生之邻家双子初长成 安分守己当昏君 开局躺平,截胡五星女帝老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