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第 588 章 正文完结(316)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谢塔坐下,他沉默地摇了摇头:“叫我谢塔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方点办公室的门再起被敲响了,方点看了谢塔一眼,谢塔摇头示意自己不在意,方点这才抬头回应:“请进!”
    推门进来的是陆驿站,他看到坐在方点对面的谢塔怔了一下:“黑桃也在啊。”
    “叫什么黑桃,叫谢塔。”方点煞有介事地纠正,“新世界线新气象,不要老用旧名字。”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陆驿站服从命令,从善如流地迅速更改,“谢塔也在啊。”
    “老陆,把门关了,你也坐。”方点见陆驿站把门关上的一瞬间,瞬间就失去了一本正经的正十字审判军队长的严肃形象,向后瘫软在办公椅上,目光涣散,“……好累啊,终于把之前世界线的所有异端都处理得差不多,可以歇一歇了。”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陆驿站有点心疼地给方点倒了杯水,“最近的异端数量没有那么离谱了。”
    “异端的本质是邪恶的欲望。”方点一边喝水一边说,“白柳把门关上之后,对面的欲望无法外溢到这条世界线,一条世界线所有人欲望形成的异端不会那么多,在一个正常范围内,虽然也不少,至少能勉强处理。”
    方点说着说着,脸上的笑淡了下去。
    谈到了白柳这个名字,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。
    谢塔突然起身,他礼貌地道别:“我交完任务,先回去了。”
    方点有些忧虑地看着谢塔离开,将门关上,她捂眼长叹一声:“这条重置之后的世界线,还有记忆的人就只有我们三个,你,我,和谢塔。”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从白六的手里保留我们三个人的记忆的。”陆驿站拍了拍方点的肩膀,也叹息。
    方点秒答:“出千啊,还能怎么保留,不过也只能保留三个人的。”
    “怎么出千的?”陆驿站很有好奇心地询问。
    方点笑笑:“一些独特的出千技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也不知道白柳什么时候会回来。”方点说着又惆怅了起来,她向后一躺,望向天花板,失神地说,“都重置之后过了十年了,白柳还没有回来。”
    “我有时候都怀疑你和白柳那个出千的计划,是不是真的生效了?”
    陆驿站沉默半晌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没有把握的计划,从制定开始就是,陆驿站甚至都不知道白柳会不会配合他,最后白柳选择配合他的时候,他甚至比白柳还要惊讶。
    这是一个从密林边陲,白柳第一次见到游戏里的陆驿站,也就是逆神,就开始制定的出千计划。
    陆驿站在看到未来之后,确定了白六一定会用各种手段让他们沿着这个未来行进,比如白柳成为邪神,白柳杀死他,既然未来他们再怎么挣扎,白六这个神也会干预他们走向这个未来,为什么不能演一出白六想看的未来戏码给白六看呢?
    白六得到他想要看到的结果,而他们决定自己想要的过程。
    ——这个他们想要的过程,就是【密林边陲】这条世界线。
    白六在密林边陲这条世界线,想要下放给白柳【邪神的继承人】这个身份,而这个身份的下放,是需要旧神的消失的,于是陆驿站和白柳就演了从内而外地演了一出戏码——一出名为被强逼着接受【邪神继承人】身份的戏码。
    只要白柳接受了这个身份,但没有完全接受,那么这条世界线就的旧神就已经名存实亡了,而新神,也就是白柳还没有诞生。
    旧邪神已经陨落,新神还未诞生,这就是一条无神的世界线,而这条世界线名义上的邪神继承人是白柳,那么白柳就注定会拿到这条世界线。
    那么只要拿到了这条世界线,后续白柳哪怕用白六俯身的,进入游戏存储在系统后台灵魂封锁了门,他还有一半的灵魂在他自己手里——也就是福利院里,小白六卖给他的灵魂。
    ——那也是他的灵魂。
    白柳只要用这半个灵魂重新从密林边陲这条世界线登陆,就能彻底洗去邪神的身份,不用再成为所有欲望的容器,而是以正常的人类身份,重新回到世界线内。
    但问题就出在……
    陆驿站十分愁苦地喝了口茶:“这个出千的计划变故十分多。”
    “我们中间的确没想到岑不明和丹尼尔会失控,后续的一切就完全崩解了。”
    陆驿站顿了顿:“我并不清楚白柳在最后到底还维持了多少理智,还记不记得这个计划,甚至不知道他能不能在封锁了门之后,好记得自己是白柳,一个人,而不是一个邪神,或者是一把锁门的钥匙。”
    “这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他。”
    “我希望他能找到回来的路。”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到他当初进游戏的时间节点了。”陆驿站长出一口气,他怔怔地看着茶杯里自己的倒影,“那是最后一个可以用密林边陲融合进来的世界线存档点。”
    “错过了,他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    谢塔独自一人回到了家,他用异端管理局给他的奖金和工资买下了这个小房子——这个当年他和白柳一起住过的出租屋。
    他笨拙地按照记忆,将房子装修成了那个样子。
    但和他一起生活的人,却不在了。
    谢塔打开衣柜,里面挂着的,除了异端管理局的制服,就是一件非常大和破旧的瘦长鬼影皮偶装,谢塔沉默地看着这件外套,他去洗个澡,取下了隐形眼镜,换上了这件外套,然后缓慢地做出了一个自己怀里还有人拥抱的造型,倒在了床上,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怀里空荡荡的位置。
    白柳……
    我有好好地在痛苦着。
    你什么时候回来?
    天空中的群星转动了一下,以某种轨迹排列在了一起,散发出奇异的银蓝色光芒,一颗流星滑落。
    正在沉睡中的牧四诚眼皮一颤,他坠入了一个奇异的梦境里,他梦到了很多妖怪,梦到了袁晴晴的死亡,梦到了很多真实到不可思议,真实到他仿佛真的经历过的东西——
    ——梦到了一个对他伸手,穿着白衬衫的奇怪男人。
    【——是的,我会一直是你的朋友。】
    牧四诚猛地睁开了双眼。
    刚从演播厅里接受采访出来的刘佳仪接过父母递过来的矿泉水,眼睛突然灰蒙了一下,然后她喝水的动作顿住了。
    “这附近……”刘佳仪很缓慢地抬起头,看向她的父母,“有红豆饼吗?”
    她妈妈一看她都吓着了:“你怎么哭了佳仪?”
    “我哭了吗?”刘佳仪无意识地落着泪,她捂住心口,恍惚地喃喃自语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    “我只是突然很想吃红豆饼。”
    宴会上的木柯光鲜亮丽,人群簇拥,他举着红酒杯看着下面唯唯诺诺的私生子,又看着到处炫耀自己的金融能力的父亲,心里的烦躁一瞬间抵达了顶峰。
    ……还不如得心脏病早点离开这种生活。
    至少得心脏病会遇到……
    这个想法从木柯的大脑里一闪而过时,他突然怔住了。
    会遇到……谁?
    唐二打回异端管理局,他满脸阴沉抱胸看守着异端,对面的审讯室里空荡荡的,很久都没有人进去过了,上一次带入进去审讯过的还是岑不明。
    他不喜欢审讯室,从来没有进去过,岑不明借此阴阳怪气地嘲笑了他好几回。
    要是平时,唐二打被岑不明这样嘲什么,他做了也没什么,但就是审讯室……
    唐二打目光定定地落在审讯室上,他深吸一口气。
    他总觉得他在哪里,做过非常不好的事情,让一个人遭受了很惨痛的东西。
    但他从来没有进过审讯室。
    ……这个让他心底有无法忘却的愧疚和亏欠的人,是谁?
    谢塔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,他身上的布偶有了更多的伤痕,眼前的房屋有了一些说不定道不明的人气,书房里的书自己摊开了,出现了他从来没有买过的果盘和瓜子,桌子的四个角出现被啃咬过的痕迹,冰箱里的最下面一层,有两支过期的可爱多。
    他瞳孔一缩。
    ……这是……世界线正在重合?
    谢塔冲了出去,他大脑一片空白,他在这个世界里四处张望。
    那白柳会在什么地方?!
    塞壬小镇里的蜡像馆再也没有放置过人鱼,每晚的最后一辆末班车上的盗贼在偷东西的时候被当场捕获,破被的福利院里教堂里的神像已经倒塌,玫瑰工厂里的香水气息变得温和平淡。
    时间和命运交错的时刻,陨落的神赐予了旧教徒幸福。
    而旧教徒从未忘记。
    “牧四诚同学,现在要祝寿了,你要跑哪里去!”
    “佳仪,佳仪小朋友,马上采访要开始了,演播厅在那边,佳仪小朋友!你要去哪里!”
    “木柯少爷,等下老爷会来和你聊木氏集团的股票分配权问题,这会议很重要,您一定要好好和老爷说……木柯少爷你人呢?!”
    “唐队,等下我们去抢二队的异端出气吧!你昨天和我们说好了的……诶,唐队人呢?”
    冰河下潜藏的心脏,密林里飞溅的火星。
    我讨厌你。
    我爱你。
    “这里是异端处理局南极第四局!黑桃先生,您好,请问您是需要我们派专机来接您,到这里来执行任务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有没有什么新的人出现?”
    “这倒是没有。”
    邪神以祭品将感情和痛苦交易,神社上,飘荡的船锚第一次被人捞起,来到了除开游戏之外的现实里。
    “鹿鸣县这边的异端管理局分部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士出现,黑桃先生。”
    “穿白色衬衫和西装裤,大约176,长相清秀,有画像吗?有的话,我们到时候帮您张贴一下寻人启事。”
    “免得您每天打电话前来询问。”
    愚蠢的锚以为自己没有获得爱意,固执地穿越时间来到过去,见到了乔木下孤独的少年。
    “您好,这里是乔木私立高中。”
    “又是你啊。”
    “……我们向你保证,我们学校真的没有过一位叫白柳的学生入读过哦,您是不是记错学校了?请不要再打来了。”
    一遍又一遍地验证,一遍又一遍地失望,信徒开始怀疑神明是否欺骗自己。
    他真的会回来吗?
    花了一整个晚上跑遍了所有地址的谢塔,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收获,他习以为常地准备回到出租屋,但在用钥匙插入门的一瞬间,谢塔怔了一下——他走之前留下的反锁被解开了。
    他推开了门。
    站在窗户旁边那个人穿着白衬衫,西装裤,在渐渐升起的日光中,怔怔地看着那个笑容满面地看着他的人,头脑一片空白。
    白柳逆着光站着,他笑得眉眼弯弯: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“今晚要一起吃火锅吗?”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穿越星际:妻荣夫贵 鉴宝神眼 疯了吧!你真是御兽师? 游戏王者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望仙门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重生之邻家双子初长成 我在大唐卖烧烤 水洛蓝冷钰 乔若星顾景琰 他是污染珍宝的泥[快穿] 全职高手:一剑风雷变 大明:哥,和尚没前途,咱造反吧 人道大圣 凌宇秦明月 斩龙 顶级攻略[穿书] 医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