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第 586 章 噩梦神殿(313+314)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门往前一跳,将笑着的方点完全吞噬,空气中飘飘散散,落下一个波点蝴蝶发绳。
    白柳从球体簇拥中缓慢落下,他的身体里悬浮出一个光球,光球缓缓飘远,白柳失神地伸出手,他看到自己手上出现那个光鲜亮丽的黑皮革手套,他听到脑子里传来白六的笑声:
    【你已经完全融合了我。】
    【现在你已经是新邪神了。】
    【接下来,去融合其他世界线里衍生物的欲望吧,那样你会变得更强大。】
    “融合……原来是这样。”白柳垂下眼眸,一动不动地看着掉在他脚边的这个波点蝴蝶发绳,“那些衍生物,都和曾经的我一样,是你的载体对吧?”
    “那些衍生物也曾经赢得游戏,想要成神,你也的确像是让我成神一样让他们成神了,但很快,他们融合了你的意识,或者说欲望之后,就被你吞噬了。”
    “你想找的,并不是什么新邪神,只是一个新载体而已。”
    【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】白六轻笑着回答,【我只是找不到真的可以不让我吞噬的载体,他们都太轻易沉沦于我衍生的欲望了。】
    【如果你真的能让我消失,我会很感谢你。】
    “我不会去融合那些衍生物的欲望。”白柳抬起头,他挥出手,身边散出无数的世界线,他点中第一条世界线,眼瞳中亮起着光晕,“我也不会成为你的新载体。”
    “所谓邪神的游戏,就在我这里终结吧。”
    白六的声音有些惊愕:【你要做什么?】
    白柳抬眸:“我要载入所有世界线,你所设下的最初的存档点,在一切开始之前,将你所有衍生物杀死——”
    “——包括我自己。”
    银蓝色的光芒不断地从白柳的身体里溢散,那些被方点保护到最后的世界线纷纷聚拢到了白柳的周围,温润的光晕照亮白柳的脸,他脸上仿佛有许多的表情,又仿佛什么表情都没有了,只剩一种早已给自己想好结局的平静。
    白柳伸出手,他拖起一个世界线,这个世界线的光芒已经变得大半浑浊,悬浮在白柳的掌心上不安定地左右摆动,想要穿过白柳的身体,抵达门的另一边,白柳垂眸将手探入这个世界线,他握住了一个东西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邪神白柳载入001号世界线重置点。】
    【原来如此。】白六轻笑起来,【你想要成为邪神,是为了从我这里获得每条世界线最初的重置点,获得让所有世界线重置的力量,我很好奇,我给你的飞船上那么多存档点,你是怎么猜到我把最初的重置点藏在世界线里了。】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白柳抬眸看着这个世界线,“他们都在告诉我,不要害怕离别,我们终将重逢。”
    “那一定存在什么,可以重新开始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“而这是一个游戏,游戏能重新开始的东西,只有重置。”
    【的确如此。】白六饶有趣味地说,【但是白柳,你可要想好了,重置的确可以让游戏重新开始,也能将他们碎裂的灵魂从这宇宙中从新汇聚生成。】
    【但人的记忆可不会重置。】
    【你重置之后,他们又被剥夺了玩家身份,只是一群npc而已,所以他们不会再记得你这个玩家,你存在过的痕迹,别人对你的记忆,都会随着你的消失而消失,再也找寻不到。】
    【——包括他们对你的感情。】
    【而现在的你,最想要的,不就是这个东西吗?重置之后,无论是牧四诚,木柯,唐二打,刘佳仪对你的友情,方点和陆驿站对你的亲情,甚至于塔维尔对你的爱情,可都会统统消失,甚至会因为你拥有这个邪神的身份,而将你视作敌人。】
    【你要一个人靠着658那点被重置之后无人在意的记忆,孤独地守护他们吗?】
    【这可不太公平。】
    浑浊的001号世界线将白柳包裹进去,他缓缓地落到了地面上,这是001号世界线开始决战的场景,他对面是神殿正在对峙的正十字审判军和白六。
    白柳看到了青涩的陆驿站和拥抱他的方点,他静静地站在哪里,看了一会儿这场景,很快他被发现了,一群人愕然地看着神殿出现的第二个白柳,陆驿站和方点迅速地抽出了重剑,眼神里满含敌意地对准他:“你是谁?”
    【你看,人的感情就是这样脆弱。】
    【他们不记得你,就不会对你有感情。】
    白六笑着说,
    “可我记得。”白柳抬眸,“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    白柳看向那个正在和方点协议契约的白六,抽出枪支,对准了他,语气平静无波:“我永远不会忘记的。”
    “正是这些东西,使我从你的衍生物,变成白柳。”
    【你真是个疯子。】白六的声音带上了笑意,【这就是你想出来击杀我的方式吗?让自己成为我的最终载体,确定我没有制造新载体能力之后,再把所有载体全都杀了,虽然我的确不会再存在了,但你自己也会不复存在的。】
    “那就不复存在吧。”白柳垂眸,他不看身后变得喧闹和惊诧的异端管理局,“我并不喜欢有神存在的世界。”
    白柳扣下扳机,当子弹穿过白六的一瞬间,白柳也像是被击中一般,身体向后一仰,剧烈地震了一下。
    他的肩膀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皲裂,方点和陆驿站愕然地看着这个击杀了邪神的邪神,想要上前问点什么,但白柳划出门,打开,转身离去了。
    下一秒,世界一闪,陷入了黑暗,关闭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世界线001正在抹除玩家白六的游戏痕迹,正在重置。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邪神白柳载入006号世界线重置点】
    在十四岁的白六要伸出手和吴瑞书交易的一瞬间,白柳冰冷地伸出手,甩出扑克牌,打飞白六要交易的右手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柳的右手开始碎裂,神殿的吴瑞书的雕像开始苏醒。
    白柳看着陆驿站颤抖地拍打着吴瑞书迷茫的脸,垂下了眼帘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世界线002正在抹除玩家白六的游戏痕迹,正在重置。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邪神白柳载入0317世界线重置存档点】
    在白六开口要求说和陆驿站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的时候,白柳在窗边,他在岑不明掏出枪的一瞬间,白柳也掏出了枪,对准了里面审讯室正在微笑着游戏的白六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异端管理局档案中,岑不明的档案记录悄无声息地被抹去了。
    白柳皲裂的痕迹蔓延到了后背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世界线0317正在抹除玩家白六的游戏痕迹,正在重置。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邪神白柳载入0369世界线重置存档点】
    在联赛场上,丹尼尔发狂对苏恙开枪的一瞬间,白柳抽出鞭子,打飞了丹尼尔的枪,并同时掏出了灵魂碎裂枪,对准了旁边的白六。
    比赛提前结束,唐二打脸色惨白,劫后余生地和苏恙相拥。
    白柳的碎裂蔓延到了大腿和手臂,异端管理局中唐二打记录消失了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世界线0369正在抹除玩家白六的游戏痕迹,正在重置。】
    ……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邪神白柳载入0658世界线重置存档点】
    白柳来到了十年前的福利院,他见到了十四岁还没有遇到谢塔的自己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看书,一个人孤独地守在教堂里。
    【你真的要杀他吗?】白六在白柳大脑里轻笑着询问,【之前那些白六的确都是些劣质衍生物,走私了很多污染世界的异端。】
    【但你面前这个,你应该比谁都清楚。】
    【只是个普通人类小孩而已。】
    白柳站在教堂后,他垂眸望着这个小孩一个人坐在教堂第一排自己看书的很久,十四岁的白柳正在看瘦长鬼影那本故事书,看得很认真,但旁边没有人,只有零碎的绿荫透过教堂的窗户落在他的书面上,有种朦胧的交错感。
    十四岁的小白柳就像是意识到有什么人在一样,他转过了头,他看到了白柳,白柳举起枪,对准了对方。
    十四岁的他,在面临一个无缘无故想要杀自己的人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表现呢?
    白柳已经回想不起来了,他只隐约地记得,他老是幻想有人会来杀自己,然后自己会……
    他面前的小白柳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“你是来杀我这个怪物的吗?”
    “那你杀吧。”
    ……自己会接受有人杀死自己。
    因为他是个怪物,被人杀是很正常的事情,他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没有同类的世界,十四岁的他周围所有人都是这么告诉他的,他也如此理所当然地觉得了。
    没有在意他,没有人理解他,没有人……爱他。
    白柳将枪放在了教堂的桌面上,他坐在了小白六的旁边,翻开了故事书的第一页,垂眸轻声说:“我陪你看完这本书。”
    “看完再杀你。”
    小白柳乖乖地坐了过来,他顿了顿,偷瞄了坐在他旁边的白柳一眼,小声地说:“能看两遍再杀我吗?”
    “我很喜欢这本书。”
    白柳静了片刻:“可以。”
    他侧过头,平静地看着将书推到他这边来和他分享的小白柳,想——以后的十年里,会有很多人来到你的身边,陪你看书。
    他们爱你,会给你做好吃的食物,陪你玩最危险的恐怖游戏,在一个狭隘的屋子里和你挤在一起取暖,给你度过每一个生日,你们会像是你最讨厌的童话故事书里的美满家庭一样,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当中度过漫长的冬天,你再也不会一个人。捌柒7zw
    但对不起。
    我要将他们从你的【未来】里,带走了。
    在故事书第二次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,白柳抽出枪对准了小白柳,小白柳身体僵直,颤抖地闭上了眼,然后白柳垂下了眼帘,他缓慢地枪口倒转过来,对准了自己的头,声音轻而平和:“他的确没有错。”
    “做错了事,不该存在的人是我。”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    枪声响起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世界线0658正在抹除玩家白柳的游戏痕迹,正在重置。】
    所有世界线重置,白柳的躯壳宛如一刻瞬间枯萎的树,只是顷刻,他的躯壳就消散成了一地落叶,他变成了一个飘荡的灵魂,不断地向下,向下沉。
    他沉入了银蓝色的太空当中,在深海般的太空中缓缓地下坠,再下坠,一阵光晕照亮了白柳的脸,他失神地睁开眼,他看到了宇宙当中悬浮着的系统后台飞船,和不再绕着后台飞船,全部都在重置,再次变成纯白色的658条世界线。
    【我的载体可是你的灵魂。】白六的笑声再次响起在白柳耳边,【只要你的灵魂不毁灭,我就一直存在。】
    【有没有勇气毁灭掉自己的灵魂,让你和我一起消失?】
    【但是你毁灭掉自己的灵魂,可就没有人为了保护这些刚刚重置过的世界线不受污染而守门了哦。】
    白柳转过头,他看宇宙的最深处是一扇依旧打开的古旧雕花门,那扇门里源源不断地溢出银蓝色的粉尘,想要污染那些重置之后的世界线,白柳下浮,他握住了雕花门的拉环,深吸一口气,想要将门拉紧。
    ……只差一点了,只要他拉紧,这个游戏就结束了。
    【……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倔强的衍生物,这个门没办法关上的。】白六语带无奈和叹息,【就如人的欲望之门,永远不会有关上的时刻,需要被时刻看守,才不会让异端和怪物溢出。】
    【你粉碎了所有载体,无法吸收欲望的力量,以你现在的能量,是没有办法关上门的,强行关门,只会折损你自己的灵魂。】
    白柳用尽全力关门,他的灵魂也因此变得虚化,声线沙哑:“……有可以永远关上的办法的。”
    “你在女巫副本里,不是告诉过我了吗?”
    “【勇敢又痛苦的灵魂在离开身体的一瞬间,会变成一颗宝石,这颗宝石可将欲望的缝隙填满。】”
    “现在我的灵魂,不正是这样的东西,这扇门,不正是欲望的缝隙吗?”
    白六陷入了沉默,隔了很久,才轻声说:【只是理论上的办法。】
    【如果那样做,你就真的彻底不存在于世界线内了,白柳。】
    【你的灵魂会变成关上这扇门的钥匙,永远地存在于门上,但你有意识,有记忆,有感情,你会变成黄金之国那群活着的黄金,那群人只是十年的痛苦就装满沙漏,而你一个被变成了钥匙的灵魂,你会这么一直地痛苦地承受着欲望,千万,万年,亿年——】
    【——只是为了拯救那些给予过你一点微薄感情的人类而已,这真的对你不公平。】
    【这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。】
    “可感情,原本就不是能公平交易的东西。”白柳很轻地笑了一下,他伸手出触碰那扇门,眼睛里晃动着光晕,“我觉得值得就足够了。”
    在白柳手触碰到门的把守那一刻,另一只手同样握住了白柳的手,白柳就像是触电一样停住了动作,他怔怔地看着这只手,然后有人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。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谢塔拥抱住白柳的灵魂,他落下泪,“我来晚了。”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谢塔很轻地重复着这三个字,“对不起,我想起的太晚了,我太愚蠢,让你等太久了。”
    他从过去回头,终于想起了一切,但他看到白柳灵魂的时候,就知道事情已经无可转圜了。
    白柳已经成为新邪神了。
    “现在说对不起已经太晚了。”白柳松开手,他仰起头,拥抱住了谢塔,闭上了眼,很轻地说,“我要离开你了。”
    “不要!”谢塔那张一向云淡风轻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肉眼可见的恐惧,他眼泪止不住地落下,在空中悬浮成水珠。
    白柳却笑了起来,他的额头贴着谢塔的额头,抚去他脸上的泪,语气很轻:“你也会怕啊,谢塔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当初离开我的时候,怎么不知道我也会害怕呢?”
    谢塔抬起头,眼泪从下颌滴落,声音轻颤:“我陪你。”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守门。”
    “你陪不了我的。”白柳很浅地勾起嘴角,“我不要你陪我。”
    “我要你等我。”
    “我要折磨你,我要你知道我当初等你有多痛苦,我要你知道我在这宇宙深处某个地方,但你不能来见我,我要你过的幸福,但想起我就不幸福。”
    “——我要像个邪神一样,从你手上收取痛苦。”
    “我这个邪神当了以后,还没有向谁收取过痛苦,你向我献祭痛苦,就是我唯一的信徒。”
    “神会实现唯一信徒的任何愿望。”
    白柳很轻地垂下眼睫,他闭眼,亲吻了落泪拥抱他,不愿放他离去的谢塔:
    “所以虔诚地祈祷吧。”
    白柳坠入了门内,眼皮渐渐耷拉下来,灵魂附在了门的缝隙上:
    “……我们终将会重逢。”
    门关闭了,一阵剧烈的银蓝色光晕从门的另一端爆发出来。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邪神更迭,门双面世界即将重置……重置失败……再次重置……检测到门已关闭,无法重置……】
    【警告!警告!门已被封锁,系统无法从门的另一端摄取能量,能量不足,即将关闭……】
    【游戏系统关闭。】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帝皇的告死天使 末日崛起 秘境猎人林朔 女相 冥王崽崽三岁半 联盟:一首大悲咒,我让全网自闭 轮回乐园 国民法医 神创造的游戏 蛮荒志异 池皎皎顾铮 还归长安去 饕餮女魔手 风动灵霄 异常世界的日常 为你唱情歌 天垂象:一个又一个诡故事 [系统]重生钓只金土豪 玲珑宠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