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第四章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    萧靖南拿出些银两,让小天自去用早饭,顺便把账结了,自己又打了一会坐。
    随后两人便往城门走去,一进城门,小天被眼前的景象惊的有些呆了。萧靖南和孙小天离了康家河已有几个时辰了,一直在空中飞驰着。这圆盘又宽又大,一直站着小天腿早酸了,就盘腿坐在了上面。萧靖南却是一直站着,直直地看着远方,他倒也没对小天坐下说什么。
    虽然师父站着,徒弟坐下有些失礼,但让一个小孩子一直站着也不大好,何况还是在这空中一直飞着,一个凡人光让风一直吹着也就够苦的了。萧靖南也从来不是那种死讲礼数的人,其实他也是修仙久了,思维已不像凡人那般,所以也一直没注意到小天的情况,要不早让他坐下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御器的速度,比那名驹宝马还要快,一个时辰能飞一百七八十里。圆盘飞过之处,如一阵狂风吹过,真真地是一日千里。
    春天的空气,还是有一丝寒意的,尤其是在这空中,一飞起来小天便觉得寒风凛冽,不禁双手抱臂,两股战战。注意到之后,萧靖南拿给小天一个玉佩让他戴在身上。小天接过来戴在腰间之后,就感到浑身一股暖意,那寒风竟似从未有过一般。
    一路上萧靖南与小天说了不少修仙相关的事情,小天也都用心记下。据萧靖南说本派名叫元虚派,位于齐国东部海边上的青鳌山,是以蓬莱仙派的创派祖师之名命名的一个分支。而这蓬莱仙派,乃是上古传说中的仙家之派,传说门中的大能先后飞升,门中的核心竟一时流失大半。然而大能门飞升之后,还留下了许多的奇珍异宝,后来门中也自知不能长久保存这些宝物,便基本举派搬迁海外。现在只遗留了以前的几个分支,元虚派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元虚派所在的青鳌山,离小天家乡所在的龙徕山足有七千余里,以萧靖南如此御速,也要每日七八个时辰,连赶数日才能到达。
    萧靖南和小天都不是特别健谈之人,见小天今日记的东西差不多了,萧靖南也就不再多讲。小天也识趣的不再多问,只是向下望着下面的景色。
    在树林里,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,高兴起来,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,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,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、动听的笛声所牵动。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,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,显得分外壮丽,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    嗯?夕阳?
    小天这才惊觉已经不知不觉要日落了,原来他们已经飞了这么久。一意识到这,小天的肚子也开始叫了,这已经大半天没吃没喝了。
    萧靖南听到小天肚子叫了,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:
    “我竟一时忘了,你还一直都没吃东西呢。为师已经辟谷多年,不需食水,常年不接触俗世,以致没顾到你。嗯…前方正好就要到临芜城地界了,且再忍耐一二,等到那城中去吃饭。”萧靖南边说边御器略一改方向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辟谷?修仙之后就不用吃东西了吗?如此倒是方便之极,却也少了不少的乐趣。家中平时吃的虽然不怎么样,可小天之前跟着父亲和叔叔也吃到过一些美味,让他回味无穷。在他看来,既然有条件,那还是应该多享受一下美食的。
    说起这临芜城,也算是齐国有名的一座大城了。此城位于齐国国都之南,据说足有两万四千亩之巨。城中产业颇多,有许多冶铁、炼铜、铸钱、铸镜的作坊,商旅往来不断。
    再飞了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,才遥遥的在远处地面上,看到一片灯火之光。
    在离城数里远的时候,萧靖南就把圆盘往下降,近乎贴着地面飞行。再飞了一会儿,萧靖南就把圆盘完全停下,两人开始步行。毕竟若是直接飞进城去,必要引起一阵骚乱,也就是现在天已经黑了,两人才能飞这么近,要不早就要下来步行了。
    在离城门不过半里之遥,有一家客栈,专为来不及进城的人提供食宿。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早就关了,萧靖南便带着小天来到此处投宿。
    这间客栈不算大,甚至还有些陈旧,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。因为现在仍是晚饭时分,一楼大厅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,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。
    修仙者一般不喜欢嘈杂之处,萧靖南直接去要了间房,便让人把饭菜送到房中去。其实他本意是要两间房分开住,可这客栈实在是不大,客人又不少,便只能二人同住一间。
    饭菜送到房中,萧靖南也不吃,只让小天吃。萧靖南只点了客栈里最好的菜,虽然仍是他瞧不上眼的,反正他自己也不吃,就这么勉强要了些菜。可就这些萧仙师不放在眼里的菜,却都是小天从来也没见过的,比以前父亲和叔叔带他去吃的好多了。
    小天吃完,萧靖南又嘱咐几句:
    “明日与我进城,再另寻一处客栈,还需在此城住一晚。明天去置办些你用的东西,再买些干粮之类的,之后就要一直赶路了。”
    随后又略说了几句,萧靖南便开始打坐,让小天自便了。赶了大半天路,虽然基本是坐着,小天也感到身心俱疲,实是舟车劳顿,不一会儿就睡下了。
    第二日大清早,小天便起来了,想想今天要进城,可实在有些兴奋。小天以前也跟着祖父去过镇上多次,也跟着父亲进过城,见过些世面了。村里其他孩子大多连镇上都没去过,更不用说进城了,小天因此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。
    可今天要进的城,和父亲教书的那个小城不同,是有名的大城,不论规模还是知名度都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
    过了不久,萧靖南也起来了,小天都不知他昨夜是几时睡的,这人不但不会饥渴,似乎也不怎么需要睡觉,真不愧是仙人。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渣攻改造,BE逆转HE 尾巴给我摸一摸 我代号是伏特加 我靠马甲建立天下第一大派[综武侠] 错撩门阀公子后 [综英美]非正常马甲使用手册 向导的低俗交易 万人迷小漂亮又被盯上了[无限] 从UP主开始 被迷恋的劣质品[快穿] 星际挖矿师[穿越] 从女巫到女王(基建) 我,神明,救赎者 原来我攻略了灭世魔种! 开局为神子献上名为“爱”的诅咒 全班穿越后又穿回来了 回档少年时 哥谭求生RPG[综英美] 炮灰渣A,在线养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