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字号:小

第543章 进入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】biquge365.net,更新快,无弹窗!


    远处碧空万里、晴日高照。
    而在这座通体如墨的大山上方,却是乌云低垂,雷鸣电闪。
    一远一近,一明一暗。
    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隆隆雷声不断爆开,伴随金色闪电落在山体表面,炸出耀眼夺目的大蓬火光。
    所有一切看上去诡异奇幻,给人带来难以言喻的感官体验。
    但若是和大山深处那道金光比起来,却又显得那么无味寡淡。
    无论是厚重云层,还是金色雷霆,都像是小孩子无所事事的玩闹一般,根本不能吸引太多关注的目光。
    布置好的防护隐匿法阵内,白衣男子负手而立,沉默注视着巍峨大山深处的金色光芒。
    乍看上去,他似是二三十岁的年纪。
    但若是仔细观察片刻,眼神表情却又流露出沉淀厚重感觉。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丝极淡的死意,在不经意间从眼眸深处散逸而出。
    就像是跨过岁月长河、遍观沧海桑田,即将走到生命尽头一般。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    白衣男子一动不动,就像是变成了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。
    直至天色渐暗,夜幕降临。
    他才缓缓闭上眼睛,面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    “自从发现太虚入口显露,再追寻痕迹进入此方天地以来,直到今时今日见了这道金色光芒,之前一直萦绕于胸的疑惑才算是得到部分解答。”
    白衣男子深吸口气,又缓缓呼出,“太虚是太虚,灵境是灵境,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西,竟然能被人施展手段捏合到了一起。
    当初的天命之子冥虚,竟然能以自身洞天与太虚交融,自此太虚化实,灵境返虚,再以古神真灵残魂作为补益,当真是超出想象的绝妙手笔。”
    白衣男子身后,其他人还在不停忙碌,闻言便一个个停了下来,和他一起观察感知乌云高山、金光雷霆,目光甚至穿透重重迷雾,看到了苍穹之上的黑暗虚空。
    又是一段时间过去,白衣男子目光沉凝,再开口时语气颇多迟疑,似乎又碰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    “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,刚刚吾等合力探查许久,终于是发现了最大不谐之处。”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思索着缓缓说了下去,“太虚灵境、古神残魂,两者倒是近乎完美交织容融,虽然还有些磕磕绊绊,至少以我的眼界来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    但最大的问题就出现在浓雾之外,黑暗虚空的那些上古凶邪玄念,无论怎么看都和太虚灵境不相适应,甚至还给人一种要与太虚为敌的诡异感觉。”
    就在此时,背负长剑的宁姓女子来到近前,“公子,又有人到了山脚下方,看样子正准备穿过乱石岗进入山间。”
    白衣男子收回视线,将注意力转移到那片石岗,目不转瞬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。
    片刻后,他缓缓开口问道,“宁绯,能看出这几人的根底吗?”
    负剑女子沉默少顷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“回公子的话,奴婢暂时还看不太清楚,不过基本上可以确定,他们应该不是和我们一样从混沌归墟而来。”
    白衣男子叹了口气,“原以为除了曾为真界核心,如今却被混沌虚无包裹的归墟外,就再也没有修行者存在的痕迹。
    没想到历经多次破灭灾劫,上古真界分裂破碎后,还能有如此多的修行传承留下,并且在诸天界域内再次发展起来……”
    “嗯!?”
    他忽然眯起眼睛,面上闪过些许惊讶疑惑表情。
    那几个人来到山脚乱石岗后,不做任何隐匿防护手段,也根本没有什么停留,便不管不顾向前疾行。
    他们越过石岗,然后一路向上,完全没有遇到危险与阻碍。
    很快就变成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小点,并且还在朝着金光升起的方向不断前行。
    “这,这就直接穿过去了?”
    白衣男子眉头紧皱,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又缓缓呼出,一时间就连精神都出现了莫名恍惚。
    “难道刚才是我的感知出错,那里本来就没有什么陷阱存在?”
    “还是说这几人拥有特别的手段,所以才能避开被我察觉到的危险?”
    “不可能,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。
    毕竟我是从真界核心碎片而来,无论是眼界见识,还是实力层次,绝对要比这些连完整传承都没有的修行者要强,不可能出现如此大的差距存在。”
    唰……
    依稀间似有和煦微风吹过。
    带来若有似无的凉意,无声无息拂过身体。
    还有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,仿佛在耳畔直接响起。
    “你们当真是小心谨慎到了极点,即便刚刚放了那几人过去,也依旧龟缩在此一动不动,倒是让至高无上的痛苦之主都感觉有些难办。”
    “什么人!?”
    白衣男子激灵灵一个寒战,不由得猛然绷紧心弦。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宁绯闪电般拔出背后长剑,死死盯住正在走来的两道身影。
    走在前面的,是一个枯瘦如柴的男子,就像是一具拥有了生命的人形骷髅。
    而在其身后,则是一个高度超过两丈,厚重青麟覆体的巨汉,宛若一座小山缓缓靠近压迫过来。
    两人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,看上去甚至有些惊悚恐怖。
    “本人陌毒,见过这位公子。”
    骷髅般的男子在法阵外停下脚步,微微躬身行了一礼,“诸位不要紧张,在下没有任何恶意,只是尊奉吾主之命,邀请诸位进入山中赴宴而已。”
    停顿一下,他又接着说道,“吾主早已知晓你们的到来,只是他老人家现在不太方便出门迎客,也只好让我这个下人过来邀请诸位进山。”
    “前往山中赴宴?”
    白衣男子沉声问道,“我们只是路过此地,却是不知贵主人姓甚名谁,又是因何原因摆下宴席邀请吾等前去,若是两位不把事情讲清楚的话,我们又怎么能贸然跟你们进入此山?”
    陌毒没有做出回应,而是向后退开一步,站在了壮汉的身侧。
    “看来他们不吃敬酒,那么也只好请勿前辈出手,将主上点名邀请的这位白衣公子带走。”
    “陌先生客气了,既是为师尊效力,属下自是义不容辞。“
    勿逡便在此时睁开眼睛,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法阵之上,体内骨骼陡然发出雷鸣般的密集爆响。
    嘭!
    他向前一步踏出,将坚刚如铁的地面踏出一只深坑,还有纵横交错的裂纹,犹如蛛网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。
    轰!!!
    勿逡深深吸气,本就超过两丈的身躯再度膨胀暴涨。
    伴随着刺啦一声脆响,又有一条青麟覆体、遍布骨刺的长尾自身后探出,在黑暗夜幕中蜿蜒游转,不时传出尖锐呼啸鸣响。
    “东方七宿,青龙真意。”
    “倒是有些出乎了我的预料,也怪不得伱这具骷髅会有如此大的口气。”
    “不过只凭你们两个,就想要和有着真祖护佑的本人为敌,只能说你们似乎高看了自己的实力。”
    白衣男子无声冷笑,刚准备亲自出手将其解决,心中忽然有些莫名发紧。
    他死死盯着那尊剧烈变化的狰狞身躯,目光透过轰然爆发的灵元,却是隐隐看到了一道悄然出现的模糊身影。
    那人就站在更远处的黑暗之中,身形忽明忽暗,若隐若现,仿佛一阵夜风都能将之吹散。
    但是,他竟然看不透对方的虚实。
    而且那人明明站在那里,却又似乎不在那里。
    仿佛与夜幕完美融为一体,却又被整个天地剧烈排斥,倾尽全力也要将其驱离出去。
    这种诡异感觉让他烦闷欲呕,难过到几乎要吐出血来。
    白衣男子屏息凝神,再次仔细观察感知。
    却又发现那道身影又好像并不存在,或许只是他生出的某种幻觉。
    通过法阵外的青龙真意,影响他的真灵神魂,从而使精神陷入错乱迷茫,如此才看到了如此古怪莫名的景象。
    但是,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,只是东方青龙玄念真意而已,又不是青龙本体现身此处,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影响到自己被真祖之力护体的真灵神魂,还因此生出近乎以假乱真的幻象?
    轰隆!!!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惊雷炸开。
    勿逡进步踏地,猛地一拳砸出。
    重重落在防御法阵上方,陡然爆开一团绚烂光芒。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扰吾心境!”
    白衣男子一声低喝,看都没看挥剑迎上的宁绯一眼,只是死死盯着勿逡后方的黑暗虚空,全部心神都被那道身影吸引过去。
    他猛地咬破舌尖,一道精血喷在双手,十指闪电般合拢一处,一道磅礴气息自掌心轰然爆发,犹如滔滔大浪朝着那道虚幻身影涌去。
    不动则已,一动山崩。
    白衣男子甫一出手,便毫无保留。
    无论是刚刚刺出长剑的宁绯,还是面无表情一拳砸落的勿逡,乃至于距离更远的陌毒,尽皆被这道磅礴力量迫开,不得不朝着不同方向急速躲闪。
    轰!!!
    就连镇魔群山上方云层都被引动。
    瞬间降下密集金色雷霆,将整个天地都变得犹如白昼。
    此时此刻,陌毒和勿逡不由得停了下来,目光齐齐落在白衣男子身上,惊讶于此人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压迫力量。
    就连从天而降的几道雷霆,尚在半空便被直接摧毁打散。
    如果这道攻击是落在了他们身上,即便不死怕是也要身受重伤。
    但是,让两人想不明白的是,这人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竟然在如此近的距离还能将攻击打偏,可以说是完全避开了他们所在的位置,径直朝着空空荡荡黑暗夜幕而去。
    另外一处方向。
    宁绯喉咙涌动,咽下一口鲜血,面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。
    她也是没有想到,自家少爷为何会疯了一般悍然出手。
    而且一上来便毫无任何保留。
    不计消耗以自身精血激发真祖之力,浑然不顾之后会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    然而更让她惊讶的是,傅少爷这一击竟然还打空了。
    恰到好处从两个敌人中间穿过,几乎没有伤到对方一分一毫。
    反倒让她有些猝不及防,艰难躲避时受了轻伤。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    白衣男子深深吸气,又重重呼出,死死盯着前方黑暗夜幕深处。
    那道身影依旧静静站在那里。
    不闪不避、不招不架。
    任由那道磅礴力量穿过身体,将大片乱石瞬间夷为平地。
    但是,他依旧还在那里。
    甚至比之前还要显得更加清晰。
    这奇幻诡异的一幕,已经有些超出了白衣男子的认知。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傅少爷声音沙哑,几乎吼了出来。
    他还是安安静静站在那里,没有做出任何回应。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    直到十数个呼吸后,才忽然有一道温和男子声音,打破了场间的死寂沉凝。
    “即便是借助勿逡的玄念,我想要将力量透出也并不容易,倒是让傅公子久等了。”
    轰!!!
    还未等傅少爷反应过来,他脚下的地面陡然塌陷。
    显现出深不见底的幽深地洞。
    强大无比的吸力从中传出。
    还有无数暗影触手蜂拥而至。
    缠绕住了傅少爷的身体,禁锢住了他的力量,将人瞬间拉入地下消失不见。
    高空中云层翻滚涌动,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更加狂暴。
    金色雷霆联结成网,猛然砸在通体墨色的大山表面,整个黑暗夜幕仿佛在撕裂震荡。
    坠落。
    不断向下坠落。
    或许并不是坠落,而是急速向上飞升。
    没有方向,甚至失去了应有的感知。
    傅少爷浑浑噩噩,心神一片空白,整个人都被恐惧迷茫情绪笼罩。
    不知道多久过后,黑暗终于散去,光明悄然降临。
    他有些魂不守舍站直身体,看着眼前的一座古朴凉亭,一时间仿佛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    亭内只有一桌一椅,坐着一位穿着打扮随意的年轻男子,正在慢慢喝着一盏清茶。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也正好喝完了杯中茶水,面带微笑朝着亭外看了过来。
    傅少爷微微躬身一礼,“不知阁下是……”
    “吾姓卫,单名一个韬字,你们应该从未听说过我的名字,不过叫什么名字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,怎么叫,叫什么,其实都并不重要,也没有必要太过认真、在意执着……”
    傅少爷细细品味着话里的意思,也是在紧张思索着这个名字记忆中有无印象,最终却是一无所获。
    于是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他便又再次躬身行礼问道,“在下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不知阁下是否方便告知……”
    “这里其实就是镇魔群山,我就是那个被无情镇压的妖魔。”
    “若是换一种更加准确的说法,你也可以认为,自己现在正处在我的身体之中。”
    (本章完)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验证码: 提交关闭
猜你喜欢: 帝皇的告死天使 末日崛起 秘境猎人林朔 女相 冥王崽崽三岁半 联盟:一首大悲咒,我让全网自闭 轮回乐园 国民法医 神创造的游戏 蛮荒志异 池皎皎顾铮 还归长安去 饕餮女魔手 风动灵霄 异常世界的日常 为你唱情歌 天垂象:一个又一个诡故事 [系统]重生钓只金土豪 玲珑宠妃